中南海厚黑学

厚黑学幻灯.jpg


《中南海厚黑学》前言

   透视中共统治的肮脏秘密
   ---- 写在《中南海厚黑学》出版之际
   
   民国早年,四川自贡,出了一个奇人,名叫李宗吾(1879--1943)。此人生于清末,闻达于民国。奇人著了一本奇书,名曰《厚黑学》(最早问世于1912年),轰动一时。上世纪八十年代,《厚黑学》再度走红,先是畅销于台湾、香港、日本等地,随后又风靡于中国大陆,不断再版,争阅者众,洛阳纸贵。笔者偶尔光顾北美中文书店,发现,《厚黑学》一书,至今仍摆在畅销书栏,版本不一,简繁体俱全,足见其影响力。
   



   何谓“厚黑学”?
   
   厚黑,简言之,面厚心黑;厚黑学,关于面厚心黑的学问。李宗吾推出该书之初,被人疑问:提倡厚黑,岂不教坏人心?李以牛顿发明“万有引力定律”自比,说,原理本就存在于宇宙,不过被牛顿发现而已;厚黑学亦然,本就存在于人间,不过被李宗吾发现而已。换言之,从古至今,厚黑者,大有人在,无论其自觉或不自觉。
   
   笔者认为,李著《厚黑学》,更大的意义,非为主观提倡,实为客观总结。对照此书,人们可以透视世间人物,尤其那些道貌岸然的政客。
   
   书中,李先生列举众多历史人物,从尧舜讲到晚清,既揭露奸臣暴君,也颠覆明君圣人。比如,展示刘邦的不择手段,淋漓尽致;挑出孔子“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之论,击中要害。李甚至断论:一部二十四史,众多“豪杰”,不外“面厚心黑”四字。
   
   活动于民国早年的李宗吾先生,曾声称,代表厚黑学更高阶段的“第三时期,代表人物还未出现”。但他不曾想到,积厚黑学之大成者,彼时,已经发出毒芽,惟羽翼未丰,那便是,中国共产党集团。
   
   中共:最大厚黑集团
   
   仅以中共头目毛泽东为例,随便拣他几处言行,就足以“雷倒”那位李老先生。为了铲除党内政敌,毛给王明下毒,为刘少奇设套,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谓之黑;节庆之日,毛自我批示,要求民众呼喊口号“毛主席万岁”,谓之厚;有人批评中共专制,暗喻毛是秦始皇。毛回敬:“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抗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知识分子嘛!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了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他们说的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可谓既黑且厚。
   
   毛一生,厚黑无边。谎称打击AB团,坑杀十万红军;借敌方之手,灭绝西路军,整垮新四军;以“引蛇出洞”的惊天阳谋,整治百万“右派”;为拿下刘少奇,不惜发动十年“文革”,浩劫中华,视“天下大乱”,为“形势大好”。其厚,其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中共领导层,堪称厚黑大队,内斗激烈,最后的赢家,少之又少。彭德怀,惨遭毛泽东迫害,生不如死。然而,当年,毛恩将仇报,要谋杀井冈山根据地创始人袁文才、王佐时,恰恰是那个彭德怀,充当急先锋,硬是设套将袁、王杀害。寄人篱下,却杀人之主、夺人之地。毛、彭等人,心黑至此。区别只是,彭黑得有限,毛却自有“无边的内心黑暗”。
   
   至于“万民景仰”的周恩来,以其八面玲珑、面善心狠,达到李宗吾所总结的厚黑学最高境界:“厚而无形,黑而无色”;或,“无声无嗅,无形无色”。
   
   被打倒的邓小平,为求复出,曾向毛泽东认错,向华国锋表忠。厚矣!复出后,即抢班夺权,逼退华国锋;及后来,大权独揽,非法罢黜中共两任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演活了现代版“垂帘听政”。黑矣!而悍然制造震惊中外的“六四”大屠杀,更是其黑天厚地的极致之作。
   
   其实,能爬上共产党高位的,个个都是厚黑高手。江泽民坐稳交椅,靠的是上海滩黑帮哲学,一伙“小瘪三”,在中南海沐猴而冠,戏码中,既有黑势力的如狼似虎,也有资本家的小恩小惠。让出位子后,还能在台前幕后时隐时现,监视“第四代”,插手“第五代”,堵死政改之路,严防神州变天。
   
   胡锦涛被邓小平钦定为“隔代接班人”,得登大位,最大本钱,是染血的双手。胡手上,先后欠下三笔惊天血债:1989年,西藏;2008年,西藏;2009年,新疆。于是,中南海气氛,阴森肃杀,为争权位,个个比凶斗狠。强硬,一个比一个强硬,不是比给外界看,而是比给自己人看,目的只有一个:拼命夺取或死守高官厚禄。
   
   毛砸锅,邓补锅
   
   笔者著《中南海厚黑学》,是要揭示中共统治的肮脏秘密。解剖中共高人的阴暗心理、诡诈权谋,也拆穿他们的统治花招、混世杂技。
   
   中共当政史,就是毛泽东所谓“从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 的组合史。毛的破坏,邓的改革,一出双簧戏,正合李氏厚黑学的“补锅法”,毛砸锅,邓补锅。邓一声“改革”,仿佛“救世主”再现。仅仅变砸锅为补锅,“一切向前看”,中共累累罪恶,似乎就一笔勾销。
   
   而中南海形形色色的所谓“主义”、“理论”、“口号”,本身就是厚黑产物。诸如邓小平的“稳定压倒一切”、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和谐社会”,有赤裸裸的实用主义,有冠冕堂皇的假正经,有装点门面的遮羞布。正如李宗吾总结:“大凡行使厚黑学,外面定要糊一层仁义道德。”于是,在这些“厚而硬,黑而亮”的招牌下,腐败、淫乱、污染、盗版、假冒伪劣、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纷纷出笼,且大行其道,国人莫以为怪。
   
   对付国际社会,邓小平曾提出“二十四字诀”:“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对,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当头。”后传,“决不当头”四字,被江泽民改为“有所作为”。于是,一方面,假意与西方“对话”,不时奉送订单,死命稳住“大国关系”;另一方面,力挺流氓国家,合组灰色阵营,与文明世界分庭抗礼。所谓硬的更硬,软的更软,连恐带骗,越骗越大胆,是为中共“国际战略”。
   
   对付台港藏疆,中共欺软怕硬
   
   对付台湾、香港、西藏、新疆,中共费尽心机,手段各异。对台湾,表面上看,中共最宽大,最优待。不仅许诺“一国两制”,而且允许台湾保有现行制度,拥有自己的军队,并拥有相当的外交空间。那是因为,台湾拥有相当的自卫能力,且台湾与大陆,海峡相隔。中共的发言权和主动权,都极为有限,它别无选择,一方面储备军力,瞄以千枚导弹;另一方面,口口声声要谈判,声称:“在一中的前提下,什么都可以谈。”(只是不敢谈民主)
   
   对香港,中共推销“一国两制”,那是与英国政府谈判的结果,当时,在解决香港问题上,中共只有一半的发言权,不得已而为之。
   
   对西藏,秉持中庸之道的达赖喇嘛,早已申明放弃独立,曾提出在西藏实施“一国两制”,遭中共一口回拒;藏方退而提出“高度自治”、“真正自治”,中共也不答应。西藏被实际控制于中共之手,中共有绝对的发言权。惟因达赖喇嘛流亡于外,享有巨大国际声望,在国际社会压力下,中共被迫与达赖喇嘛的代表谈判;中共装模做样,谈归谈,却断断续续,一有借口,就中断谈判,显示毫无诚意,拖延应付而已。
   
   对新疆,中共只有一个字:杀!从王震时代杀到王乐泉时代,杀人如麻,血流西域,六十年不变。这不仅基于中共对新疆的铁腕控制,也在于,维吾尔人在海外经营时间还不长,国际影响相对有限,中共“不屑”与之谈判。
   
   对大陆人民或大陆汉民族,中共统治法宝,乃谎言与暴力。谎言,折射其厚;暴力,反射其黑。中共严控大陆民众,对任何不同政见,都持零容忍,动辄无情镇压,残酷迫害。中共敢如此,乃是吃定,在其长期奴役下,中国民众习以为常,逆来顺受。中南海可以同外国人谈人权,但决不同中国人谈人权。
   
   厚黑榜样,上行下效
   
   毛与贺子珍婚姻关系未除,就要娶从上海滩而来的演员江青,遭同僚张闻天反对,毛怒道:“我无非是吃喝嫖赌,孙中山能够,为什么我不能够?”有此厚黑榜样,
   中共大小官吏,上行下效,有样学样。政治上腐朽,经济上腐败,生活上腐化。中共厚黑风气,甚至染及民间,认钱不认人,笑贫不笑娼,在中国社会,蔚然成风。
   
   鉴于中共之厚黑,世间莫敌。国人被洗脑,不知不觉;即便在外部,西方、香港、台湾、海外华人,也不断有人中招。毫无疑问,中共统治得以维持至今,得益于其无与伦比的厚黑经。
   
   但,厚黑学,终有其极限。西谚云:“你可能欺骗有些人,你不可能欺骗所有人;你可能骗人一时,你不可能骗人永久。”中南海崇尚厚黑学,近乎痴迷,或恐走火入魔。难免有一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笔者敢以拙著《中南海厚黑学》,抛砖引玉,供世间之人,尤其国人,透视中共,识别中共,勿为所欺,勿为所惑。回归精神的独立,享有生命的自由。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10年1月号)



陈破空论天下,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