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泡沫中国” 专家分析台湾经济对策

1604250141112378-600x400.jpg


【大纪元2016年04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锺元台湾台北报导)中华民国自由通讯传播协会日前在台湾大学举办“台湾新政,如何面对泡沫中国?”座谈会,邀请国内知名经济专家陈博志、张荣丰、吴惠林等教授及旅美中国政经专家陈破空公开讨论、交流,对台湾即将上任的总统蔡英文新政府提出趋吉避凶,化危机为转机的面对中(共)国变局经济策略。

 

陈博志:台湾要专注产业升级和知识经济的发展


台湾智库董事长、前经建会主委陈博志表示,面对中(共)国正在出现重大的变局,将对台湾和世界产生冲击,台湾若因应的对策不当,就会受到甚大的伤害。他指出,各项影响或冲击都有其直接的对策,例如针对其不公平竞争政策有反倾销税和平衡税等贸易救济措施,也可以向WTO提告。针对金融机构可能发生的风险,也可有预警机制及早做调整。


陈博志更提出三个上层的策略,第一是台湾要专注产业升级和知识经济的发展,其中产业升级要注重研发和投资方面,台湾产业若能升级,能有更多新创产业,台湾经济就能发展,而且小产业中也会有一些能够逐渐发展而成为世界级的大产业。他强调:“规规矩矩发展适合台湾自己的产业,才是面对全球竞争和红色生产链的正确策略。”


他认为,如此则台湾对中国的需求将减少和面对中(共)国进行进口替代的政策、人民币贬值、以及其它不公平的竞争手段,甚至阻碍台湾加入自由贸易协定之类的区域合作,所造成对台湾的冲击都可减少。他也强调,过去曾一再指出台湾和中(共)国在经济发展上是竞争而非互补,但国民党的财经大老到前年才觉悟或承认两岸是竞争,他也感慨但至今梦想藉中国经济带动台湾经济的仍大有人在。


台湾要降低对中国不必要的依赖


陈博志提出第二上层策略是降低对中(共)国不必要的依赖。他说,尽管国民党官员只有极少人敢公开说依赖中(共)国不是问题,但其实际政策一直要加强和中(共)国的联络。他指出,现在中(共)国出现变局,不管是红色供应链的兴起、其本身需求的下降,或特意要用减少陆客等方法来伤害台湾,都显示依赖中(共)国太多是不利的事,因此新政府应使国民有更大的共识和决心来降低对中国经济不必要的依赖。


他说,20多年前曾建议南向政策和戒急用忍以避免台湾经济过度依赖中国,甚至被中国掏空。当时的构想很清楚,是要把一部分往中国投资和外移的产业导向东南亚,可惜当时政府并未落实执行,美日等大国也未支持这种策略,结果近20多年来全球化给予开发中国家的利益大部分由中(共)国得到。他表示,最近民进党提出新南向政策,建议新政府要有更积极与东南亚共同发展的想法和策略。


台湾要摆脱附庸化的诱惑


陈博志提出第三上层策略是要摆脱附庸化的诱惑。他指出,新政府即将上任,但有一些问题领导人和人民若不能认清国家人民的长期利弊并痛下决心,将会因“途径依赖”而延续下去,失去改革的机会。


他解释“途径依赖”简单地说,就是以前没挑对正确的路,现在即使知道这条路不好,但要改走正确的路却须承认已走错路,而且要跨过很多障碍,所以就决定仍由原路走下去,即使达不到目的地,至少暂时可有舒服的日子过。这种情况是执政者常遇到的诱惑,能否摆脱途径依赖,也是执政者是否能领导改革而成为杰出领袖的重要关键。


“有远见的执政者必须认清依附中(共)国的长期后果”,陈博志举例,中(共)国仍可随时以减少陆客、中止产业贸易合作、吸走大部分邦交国、甚至依赖九二共识带走在海外的台湾人民。而各项用来冲击打压台湾的中(共)国政策则因台湾对中(共)国依赖更深而更有力。


他强调,看清楚途径依赖的危险,台湾在经济上就必须更努力走自己的路,而在政治上则应不卑不亢和中(共)国谈自由、民主、人权、和平、王道的原则,更努力改变中国,而不是让自己更依赖中(共)国而依中(共)国之意改变。


“除了政策,用人也有途径依赖”,陈博志说,新政府说要革新和采新经济发展模式,但却又嫌年轻一代的学者没有执政经验,而忘掉蔡总统当年就是以40岁出头没什么执政经验的学者从政而一鸣惊人。新政府于是任用了大批“有经验”的前朝官员入阁。


他说,这些人也许有些也确是人才,但他们若不检讨和承认过去政策的错误,则可能仍被那时的观念带着走,甚至为了掩饰当年的错误,而让未来的政策再错下去。因此希望这些官员和他们的上司都要切实检讨,不要被过去的政策和思考牵着鼻子走。


两岸来往 张荣丰:台湾应要做到利益回避、资讯透明及按照民主程序


台湾战略模拟学会秘书长、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张荣丰教授表示,中(共)国利用经济来往及台湾有代表性的企业家,干预台湾的政治和在各方面生存的努力。他举例,台湾企业家在2012年总统选举的最后几天,很多人站出来说一定要挺九二共识,其实早在2005年中(共)国公布反分裂国家法时,台湾奇美集团创办人许文龙董事长就被逼迫发表声明挺中(共)国政策。


他强调,台湾与中(共)国的经济来往,最重要做到三点就是利益回避、资讯透明及按照民主程序,这其实也是太阳花学运所诉求的重点。不过在马总统任内都没有做到,所以他印象中非常深刻当时台湾报纸有标题为“国安会卖果汁机,海基会卖海产”,讲述国安会秘书长的亲戚去中国卖果汁机,海基会负责人太太插股海产店接待陆客,“这三点如果我们做不到,中(共)国就会利用经济干预台湾的政治和生存。”


吴惠林: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走上绝路


中华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吴惠林教授说,中国经济大泡沫其来有自,在中央计划党最高权力主导下违反健康经济成长,1978年底邓小平“放权让利、改革开放”, 到了1988年中国经济已遇瓶颈,1989年天安门血腥镇压导致政治自由功亏一篑,结果走向红色特权的党国资本主义。


吴惠林表示,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中南海和平上访请愿是中国又一改革契机,但中共党魁江泽民执意于1999年7月20日开始惨绝人寰的发动前所未有的邪恶镇压,从此陷入难以回头的绝路。他说,中共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发展医疗产业,610办公室(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 )戕害中国人权自由,以网络监控人民,并暴力胁迫利用被非法关在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当劳动力,压低劳工成本。


他强调,中国的土地污染严重,以耗竭自然资源的方式发展经济,还压低人民币币值,并廉价出口有毒商品。中共官员贪婪炒作,金钱游戏造成泡沫经济,以合法掠夺的方式五鬼搬运、特权横行,还在国外掠夺全球资源。他说,在自私自利催化下,中(共)国无所不用其极的假、恶、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早已成为座右铭。中国现在愈来愈多的天灾人祸,台湾自救之道唯有认清共产党本质;中国人民也应同心协力让中共下台,让中国自由民主早日来到。


吴惠林也表示,蔡英文赢得2016年总统大选后,她的担子非常沉重,要面对台湾人民的高度期待和内外环境的严酷挑战,不说没有蜜月期,连一刻都不能松懈。首要是重建台湾人民的信心,其次应认清政府的适当角色,让政府“做对的事”,进而“把对的事做好”。


他说,在发展经济方面,创造并维护一个公平公正安全和谐的生活及投资环境,就是对的事。国防、警察治安、法治才是政府应为之务,经济事务还给民间,拼经济不应该是政府带头,也并非政府的责任。所谓的“庶民经济”是对的,期待新政府予以落实,由蔡英文近几年深入民间,亲身参与百工百业实际事务,相信新政府会是“小而有能”、贴近人民的。


第三,吴惠林说,要跳脱“一意追求GDP高经济成长率”的迷思。GDP和薪资、人民生活幸福之间没有绝对关系。新政府应将GDP作为一种资讯参考指标,且认真去调查、编制,让它尽量反映现实,供研究者及全民参考应用,绝不可作为施政的唯一目标。他强调,要改变既有观念很不容易,但只要有心且愿意认真去做,没有不可能的事。国家社会是属于全民的,也有待全民“同心协力、分工合作”向正确的路努力前进。


面对中共步步进逼 陈破空:台湾新政府要懂中国政局 以民意为依归


旅美中国政经专家陈破空表示,蔡英文即将上任,中共正不断制造对台湾的筹码。中共从肯尼亚(台译:肯亚)强押台湾人到中国受审,台湾代表团才刚赴中国大陆协商,中共官媒就又曝光一起诈骗案,乌干达 10名涉诈台湾人在中国被逮。他强调,实际上背后有中共的政治图谋,就是想逼蔡英文政府回到九二共识。


陈破空在台湾发表新书《倾斜的天安门—关于中国的100个常识》,他表示,普世价值是绕不开的主题,中共一再借口中国人口多、素质差,所以不适合搞民主,但这完全错误。再说中国人素质差,不也是中共政权造成的吗?中共政权总是会拿些肤浅的借口欺骗中国人民。陈破空强调,中国的唯一出路是民主化。他也认为中共虽不至于动用导弹武力威胁,但面对中共步步进逼,他期许台湾新政府,打交道前先读懂中国政局,智慧面对并以民意为依归。


原载于大纪元 http://www.epochtimes.com/gb/16/4/28/n7782191.htm

陈破空论天下,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