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绯闻(一)

第一部

 

 

 

隐  情

 

  

 

 

 

第一辑

 

 

 

生命

 

是一条永不折回的航线

 

悠悠往事

 

便是一艘艘沉船

 

 

往    事

 

 

 

生命

 

是一条永不折回的航线

 

悠悠往事

 

便是一艘艘沉船

 

 

 

世界的波涛起伏不定

 

那静置于深深海底

 

并永不变迁的

 

是昔日凝固的悲欢

 

 

 

打捞的工作

 

在梦中频繁

 

是徒劳的企图

 

却不曾稍倦

 

 

 

  

 

一   瞥

 

 

 

蛙声如噪时

 

又想起你来

 

想你 只因你曾注我

 

深深一瞥

 

 

 

那似波粼闪烁不定的一瞥

 

又像郁金香 在艳阳下风摇

 

分不清是无意抑或有心

 

真个是

 

一石千层漪

 

 

 

且又何止于一石

 

自那以后

 

你在我心海

 

变做一片永不沉没的

 

孤岛

 

 

 

 

 

 

 

 

 

 

 

 

 

只要你稍一琢磨

 

怎不会察觉

 

那原是一扇虚掩的门

 

但你望而却步

 

仅略略迟疑

 

便悄然告退

 

 

 

当我扑到窗口

 

也只来得及

 

做一个呼叫的嘴形

 

看你落寞的身影

 

泯于 曲巷幽深处

 

 

 

而此刻

 

与你相反的方向

 

冬季 却蹑足走临

 

 

 

万籁俱寂中

 

积雪渐重重

 

把惘然的我

 

深锁

 

 

 

 

 

 

 

 

心上人 

 

 

 

是我情绪部落的图腾

 

一默念

 

便有热血如沸

 

 

 

是我不可分割的组成

 

缕缕颦笑

 

都牵动我灵与肉的中枢

 

 

 

是我梦的源头

 

每番求索

 

都涉入你生命的河流

 

 

 

 

 

 

 

 

 

 

 

 

 

 

 

 

 

 

 

 

 

 

 

 

 

 

 

 

 

 

 

 

 

 

 

 

 

 

 

 

 

 

 

 

 

 

 

 

 

 

 

 

 

 

 

 

 

 

 

 

 

 

欣赏玫瑰

 

先领略玫瑰的刺

 

迷恋美色

 

且吸尽美人的冷

 

 

 

以至 鲜血淋淋

 

直教 形容枯悴

 

 

 

始不负 一汪痴情

 

 

 

 

 

 

 

 

 

 

 

 

 

 

 

 

 

 

 

 

 

 

 

 

 

 

 

 

 

 

 

 

 

 

 

 

 

 

 

 

 

 

 

 

 

 

 

 

 

 

 

 

 

 

 

 

 

 

 

 

 

 

 

浪花之恋

 

 

 

是两朵浪花

 

在一股即兴的南风里

 

相遇并倾心

 

而短暂的合欢后

 

又被命运无情的分离

 

 

 

只因那一瞬时的激情

 

便永久地相思

 

隔着汹涌辽阔的波涛

 

相望却不能相及

 

呼唤 吞噬于巨浪的轰鸣

 

泪眼 模糊于丛丛波巅

 

而注定的

 

还将越隔越远

 

你望不见我 我望不见你

 

直到 音迹荡失

 

 

 

既然做缘相逢

 

又何必令其分离

 

我们以生命的真情

 

却只是命运的游戏

 

 

 

如果能够

 

永不相分 哪怕

 

 

 

抛上河干

 

同被太阳焦焚

 

或者摔下深涧

 

相拥葬身

 

 

 

 

 

恍 惚 人 生

 

 

 

常常有一声长鸣

 

滚过沉睡的荒原

 

辗碎梦的寥廓

 

霍然而醒

 

列车在霜寒的午夜里

 

飞掠而过

 

 

 

飞掠而过

 

我的生命

 

怎不是这轰隆的列车

 

少年的闲愁

 

夏季沙滩上湛蓝色的初吻

 

像车窗外

 

黧黧的群峰

 

魑魅的灯火

 

恍惚而过

 

 

 

来不及细细观赏

 

更来不及采光 幀藏

 

无数风景

 

便这样恍惚而过

 

河山依旧时

 

我不能回首

 

是青春黯然的尘蒙

 

 

 

 

 

 

 

 

 

 

 

 

 

 

 

 

 

 

 

 

 

 

 

 

 

 

 

 

 

 

 

 

 

 

 

听   雨

 

 

 

听雨

 

在夏夜的山亭

 

 

 

听苍天的倾诉

 

听大地的回声

 

 

 

在汹涌而起的心潮间

 

听历史奔逐的浪阵

 

 

 

信步风雷胜境

 

湮灭了滚滚红尘

 

 

 

 

 

 

 

 

 

 

 

 

 

 

 

 

 

 

 

 

 

 

 

 

 

 

 

 

 

 

 

 

 

 

 

 

 

 

 

 

 

 

 

 

 

 

 

 

 

 

 

 

 

 

 

 

 

 

 

送   行

 

 

 

不要握手

 

不需用世人的俗套

 

不要说道别的话

 

不必用苍白的言辞

 

 

 

就那样

 

像平时那样

 

我们谈点别的

 

海阔天空 若无其事

 

然后

 

一个信步走向车厢

 

转身 洒然挥手

 

一个伫足站台

 

微笑送目

 

 

 

此时此刻 你我都相信

 

纵令山重水复

 

情热的心息息相通

 

即任雨浸风蚀

 

友谊的金刚石

 

永不玷锈

 

 

 

 

 

 

 

 

 

 

 

 

 

 

 

 

 

 

 

 

 

 

 

 

 

 

 

 

 

 

 

 

 

 

 

 

 

 

 

 

 

 

此时此刻

 

只需默默

 

 

 

唯恐我的惨容

 

招你轻蔑的怜悯

 

唯恐我的哀痛

 

惊扰你优雅的宁静

 

 

 

时候不早 我当远循

 

远到你灵魂控制的界外

 

 

 

然而

 

你早已据满整个世界

 

别无去处 只那凄寒的冷宫

 

 

 

在你亲手构筑的冷宫里

 

我的血热

 

会降到冰点吗?

 

 

 

 

 

 

 

 

 

 

 

 

 

 

 

 

 

 

 

 

 

 

 

 

 

 

 

 

 

 

 

 

 

 

 

 

 

 

 

 

 

 

 

 

 

坦   言

 

 

 

请原谅我坦言

 

请原谅我毅然的退却

 

 

 

不过你是否也已觉到呢

 

这只是一段  盲目的旅程

 

一个粉饰了的  错误

 

 

 

因为年少

 

我们稚嫩的双手

 

都触不到彼此灵魂的深度

 

还是因为年少

 

就懵懵懂懂地  海誓山盟

 

 

 

趁忧郁的阴云

 

尚未化着蚀骨的寒风

 

让我们彼此微笑地

 

道一声珍重

 

这样  也许可以挽留

 

一片浅淡却是洁白的

 

情愫

 

 

 

 

 

 

 

 

 

 

 

 

 

 

 

 

 

 

 

 

 

 

 

 

 

 

 

 

 

 

 

 

 

 

 

 

 

 

 

 

 

也   许

 

 

 

也许我双手掩面

 

泪水便从指缝间迸流

 

也许你小心注目

 

我就霎现纸样的惨容

 

也许我一转身

 

零乱的脚步

 

便将哀痛无遗地泄露

 

也许你一声轻唤

 

我就会止步回首

 

 

 

但是不

 

我断不受你一丁点悯怜

 

 

 

我将以淡淡神态

 

挥落你犹疑的负重

 

我要屏声敛息

 

听你说到最后一个字

 

然后爽然作别

 

从此自这片土地

 

悄然退隐

 

 

 

尽管 在有些寒意的梦里

 

也许 

 

我会失声把你的名字

 

呼唤

 

 

 

回   头

 

 

 

终于还是忍不住

 

回一次头

 

尽将真情泄露

 

 

 

终于还是掩不住

 

泪如雨注

 

直令山影迷朦

 

 

 

当你的背影

 

将隐于风沙的杉后

 

蕴埋心底的悲戚

 

才顿成滔滔的奔流

 

 

 

 

 

 

 

 

 

 

 

 

 

 

 

 

 

 

 

 

 

 

 

 

 

 

 

 

 

 

 

 

 

 

 

 

 

 

 

 

 

 

 

 

 

 

 

 

 

 

 

 

 

 

 

 

我迷茫的双目

 

像不像一张寻人启事

 

   每欲捕捉

 

一个熟悉的身形

 

 

 

自从她不辞而别

 

我的心 便如秋叶

 

凄凄惶惶

 

在西风中飘零

 

 

 

有时  瞬间会突发两星异亮

 

为一幅早春原野的风景

 

用不着考证署名

 

我知道

 

那定是她的杰作

 

 

 

虽然我的心

 

早已被岁月洗得发白

 

但若她重来点化

 

相信 依然放出光华

 

可她在哪里呢

 

她呀

 

 

 

 

 

 

 

 

 

 

 

 

 

 

 

 

 

 

 

 

 

 

 

 

 

 

 

 

 

 

 

 

 

 

 

失   望

 

 

 

当我终于再见到你

 

心霎时有凉水浇透

 

 

 

什么时候

 

你的双眼 开始无所顾忌

 

什么时候

 

你的步态 变得悠悠简慢

 

又是什么时候

 

你学会于世俗间

 

老练地经营

 

 

 

女人啊

 

你失去的美

 

不止是玲珑的曲线

 

 

 

你的清纯

 

曾是我酔饮的甘露

 

你的温情

 

曾是沁透我心脾的芬芳

 

忠诚 是我竖立的大地

 

信赖 是我遨游的天宇

 

 

 

女人啊

 

我急欲重寻的

 

不是你

 

是当年你无暇的青春

 

我依然紧怀的

 

不是欲

 

是那片洁白的初情

 

 

 

是那清俏的玉靥上

 

浅浅羞涩的晕辉

 

 

 

 

 

 

 

 

 

第二辑

 

 

 

蓦然回首

 

原来

 

你一直在灯火阑珊处

 

静静立候

 

 

 

 

 

 

 

 

 

 

 

 

 

 

 

 

 

 

 

 

 

 

 

 

 

 

 

 

 

 

 

 

 

 

 

 

 

 

 

 

 

 

 

 

 

 

 

 

 

 

 

 

 

 

 

 

 

 

 

 

 

 

 

 

 

 

 

 

 

城   市

 

 

 

梦想着飞

 

人们把城市当做翅膀

 

日夜营造

 

只为妆点她的羽毛

 

便淘汰了无数 姹紫嫣黄

 

一代代人失望而归

 

仍有一代代人相拥涌而上

 

密密的队列

 

拉长着街巷

 

 

 

没入人海

 

何尝不是一种慰藉

 

参与拥挤

 

未尝不是一种消遣

 

几时轮到起飞的航班

 

渐渐地已无所谓

 

人  在自垒的迷宫里

 

陶醉

 

 

 

 

 

 

 

 

 

 

 

 

 

 

 

 

 

 

 

 

 

 

 

 

 

 

 

 

 

 

 

 

 

 

 

 

 

 

 

 

 

 

 

 

 

 

 

 

 

参   禅

 

 

 

窗帷后隐匿

 

人群中躲闪

 

我们竭力逃避的

 

其实 就是自己

 

 

 

如果真有那么一回

 

能清楚地 扪心自问。。。。。。

 

 

 

骤然便有一道闪电

 

划亮昏暗的灵魂

 

连根拔起

 

飘摇的意志

 

也着陆于 坚实大地

 

泰山般无畏

 

而且清明

 

一如雨后的碧天

 

 

 

 

 

 

 

 

 

 

 

 

 

 

 

 

 

 

 

 

 

 

 

 

 

 

 

 

 

 

 

 

 

 

 

 

 

 

 

 

 

 

 

 

 

草   韵

 

 

 

不是被践踏

 

就是被斩杀

 

习惯了

 

反生出顽执的习性

 

攀花竞树

 

争夺阳光雨露

 

毫不示弱

 

 

 

因之一望无涯

 

生命的韵律四季长青

 

 

 

人们不得不妥协

 

也开始承认诸如草坪之类

 

承认它天赋的权利

 

——生生不息

 

 

 

 

 

 

 

 

 

 

 

 

 

 

 

 

 

 

 

 

 

 

 

 

 

 

 

 

 

 

 

 

 

 

 

 

 

 

 

 

 

 

 

 

 

 

 

 

 

 

 

错   误

 

 

 

你不必原谅

 

如果我再错一回

 

 

 

常恨自己荒谬

 

为什么

 

独独在你的面前

 

就尽是笨拙

 

 

 

或许 在真爱的巅峰

 

年少的我

 

委实不能驾驭

 

或许真是无缘相通

 

左冲右突

 

终无法进入

 

你秘密的心宫

 

 

 

思前想后

 

也许最初的取向

 

本身就是一种

 

错误

 

 

 

 

 

 

 

 

 

 

 

 

 

 

 

 

 

 

 

 

 

 

 

 

 

 

 

 

 

 

 

 

 

 

 

 

 

 

 

 

 

 

 

 

 

情   殇

 

 

 

不甘因你的离去

 

损我一贯尊严

 

不愿让往事的重云

 

压抑我平坦的心田

 

遂在喧嚣的白日

 

置一副笑的面具

 

 

 

投入一个个寻欢的舞池

 

写进一页页醉生的日历

 

忘了你忘了吧

 

我时刻重复这一句

 

 

 

真的忘了

 

在七彩缤纷的红尘

 

你退隐为

 

遥遥的风景线

 

 

 

无奈 白日有尽

 

清寒的中夜

 

又该是伤口发作的时辰

 

夜夜有这难捱的一关

 

捂不住的伤痛

 

直令我辗转呻吟

 

 

 

决没有止痛的药

 

只好抖索着手

 

再安上那部发黄的拷贝

 

让那和风与狂澜相织交织的悲喜剧

 

再演 再演

 

演到我泪水迷离

 

信游至梦与现实的浑境

 

 

 

 

 

 

 

 

 

 

 

 

 

 

 

 

 

至   少

 

 

 

至少

 

可以装出一付健忘的神情

 

如果不能驱逐

 

往事的阴云

 

 

 

至少

 

可以充耳不闻

 

如果不能杜绝

 

人们的琐论

 

 

 

至少

 

可以背井离乡

 

如果不能躲开

 

她瞬间的怜悯

 

 

 

一别成恨

 

 

 

我扁舟东去

 

枕着岁月的河流

 

含笑远离岸上的你

 

远离你飒飒的衣裾

 

(恍惚你也含笑

 

似又梨花带雨)

 

 

 

以为是暂时的分别

 

最初的心如鼓满的帆

 

催飞舟击浪

 

恨叠障阻遏

 

 

 

逝水苍茫

 

两岸景移物换

 

惊回首

 

旧路接天连云

 

不意青春的你

 

成愈来愈遥的传奇

 

而此刻  我已身不由己

 

这不可逆转的航程阿

 

江河日下时

 

我便老去

 

在我沧桑的含泪的瞬间

 

 

 

你那火焰似的衣衫

 

依然

 

飘扬于故岸

 

 

 

 

 

 

 

 

 

 

 

 

 

 

 

 

 

 

 

 

 

 

 

 

 

 

 

关于春天

 

 

 

关于春天

 

早已流传着无数讴歌

 

我只想说

 

她决不止于 浓妆艳抹

 

 

 

那真挚的热情

 

染透浩荡河山

 

一发不收

 

以至 七月流火

 

 

 

柔静的胸怀

 

深藏一幅蓝图

 

潜心孕育着

 

一个金秋

 

 

 

关于春天

 

我还想说 不该忘记

 

她亭亭

 

是自冰雪中出落

 

 

 

 

 

 

 

 

 

 

 

 

 

 

 

 

 

 

 

 

 

 

 

 

 

 

 

 

 

 

 

 

 

 

 

 

 

 

 

 

 

谒长城

 

 

 

沿着青苔色溯古的石阶

 

攀上陡峭的年代

 

历史在这里着陆

 

在茫茫苍山之巅

 

 

 

好像  从未挡住匈奴的骚扰

 

以及忽必烈的铁骑

 

最后  一涌而入

 

还有骄悍的八旗子弟

 

 

 

但还是加盟了八大奇迹

 

据说这黄色文明的标志

 

在月球上也可辨识

 

于是招来千百万观者

 

争相揽胜

 

我也追赶着风尘而来

 

 

 

庞然大物 令人心惊

 

而宏篇巨制

 

又怎堪设想人工之力

 

如此奢侈 究系何苦何为?

 

想是把野草都拒斥于关外

 

无边的荒涸

 

分明在关内蔓生

 

结果是不是

 

打造了又一条长长的锁链

 

把一头雄狮缚紧。。。。。。

 

 

 

渐渐琢磨到

 

一个传说的潜台词

 

老百姓盛言

 

孟姜女哭倒了长城

 

 

 

心绪猛然被天风撕碎

 

揉进遥远 遥远以前

 

采石的号子

 

毒日或刀风下的皮鞭

 

 

 

八达岭

 

高高的八达岭

 

你原是一座冰冷的碑

 

祭奠着

 

黄河一样流不尽的

 

血与泪

 

 

 

 

 

 

 

 

 

 

 

 

 

 

 

 

 

 

 

 

 

 

 

 

 

 

 

 

 

 

 

 

 

 

 

 

 

 

 

 

 

 

 

 

 

 

 

 

 

 

 

 

 

 

 

 

 

 

 

 

 

 

 

 

 

 

 

 

 

 

 

 

 

 

 

 

 

 

 

 

 

不尽的锈

 

 

 

你伫立顾盼的玉阶已苔痕斑驳

 

你匆匆走去的方向天云一线

 

黄昏相约的丛林

 

正枝凋叶残

 

 

 

而我依然要在此

 

孤影盘桓  载晨载昏

 

 

 

纵使

 

你的姿式

 

已成遍野冰凌

 

你的气息

 

化着风刀片片

 

 

 

不忍再想起 你的笑靥

 

只有那墨玉般晶润的眼睛

 

长诱我探索

 

入幻般 不舍流连

 

 

 

 

 

 

 

 

 

 

 

 

 

 

 

 

 

 

 

 

 

 

 

 

 

 

 

 

 

 

 

 

 

 

 

 

 

 

 

 

 

 

 

 

 

七  仙

 

 

 

如果不是你

 

我怎会有这等冗长的寂寞

 

当这寂寞

 

渐而凝固成冰川

 

有时我想

 

 

 

莫非你就是

 

下凡的七仙

 

造我一场恩爱梦

 

(还有一个丰收年)

 

旋即无影无踪

 

 

 

而我不是董永

 

从此以后  何曾与你

 

鹊桥相会

 

只在七月七夕

 

伸出双臂 向银河

 

空挽一片碎云

 

 

 

 

 

 

 

 

 

 

 

 

 

 

 

 

 

 

 

 

 

 

 

 

 

 

 

 

 

 

 

 

 

 

 

 

 

 

 

 

 

 

 

 

 

隐 情 

 

 

 

是的

 

重逢的此际

 

我对你格外疏淡

 

是旧友齐集的聚会

 

我却提防着

 

与你目光相及的一瞬

 

 

 

过去那么多日子

 

我不曾寄一片问候

 

也不曾写一个字

 

答你同学式的问讯

 

尽管从前 并不乏交情

 

 

 

是的

 

当你一曲歌毕

 

只有我缄默着

 

未报以喝彩

 

我严控这心弦

 

不使它失声

 

 

 

散场时

 

也不曾象你道别

 

而在夜色中寒露的草地

 

我伫立目送

 

你渐渐远逝的裙飘笑语

 

念及繁忙的工作似令你清瘦

 

不觉双颊  有依依的热流

 

 

 

原谅我

 

就在此刻  夜阑更深

 

我要到车站赴预定的归程

 

在惨白的灯火里

 

我会无故怅望

 

举目的陌生

 

苍茫子夜时

 

在你安眠的梦界

 

我离去

 

凄楚而惶栗

 

 

 

离去

 

列车的长啸撕痛我

 

像从前离开你的每一次

 

 

 

 

 

 

 

 

 

 

 

 

 

 

 

 

 

 

 

 

 

 

 

 

 

 

 

 

 

 

 

 

 

 

 

 

 

 

 

 

 

 

 

 

 

 

 

 

 

 

 

 

 

 

 

 

 

 

 

 

 

 

 

 

 

 

 

 

 

 

 

 

 

 

 

 

 

 

 

 

 

 

 

 

 

男 孩

 

 

 

捧起红烛的妆泪

 

吹散更鼓的寂寥

 

他总也不肯睡去

 

直到  午夜的清风

 

拂起妈妈疲倦的微笑

 

 

 

孩子 你会长大的

 

等你长大  妈妈就老啦

 

你再不会听妈妈讲故事

 

 

 

他便惊慌地喊

 

不   我不要长大

 

我要天天听妈妈讲故事

 

 

 

当男孩长大  妈妈并未老

 

一场横空的厄难

 

早已夺走

 

她美丽的青春 青春的生命

 

 

 

他缄默着  仿如岩刻

 

铜铸的目光

 

凝定天外的茫茫

 

他顽执地  要去找

 

童年的绮梦

 

妈妈絮叨的那些

 

彩色故事

 

 

 

 

 

 

 

 

 

 

 

 

 

 

 

 

 

 

 

 

 

 

 

 

 

 

 

 

 

 

 

 

 

 

 

 

 

妈 妈

 

 

 

——— 于母亲忌日十九周年

 

 

 

是很久很久了

 

不曾提起

 

却时时梦忆

 

 

 

妈妈 我真的有过妈妈?

 

 

 

你是否  拥我于膝上

 

用美丽的脸把我亲润

 

你是否  牵我的小手

 

以欣赏的目光鼓励我跚行

 

 

 

我是否  紧紧环住你纤柔的腰

 

不让你出门做辛劳的工作

 

我是否 偎依你温静的怀抱

 

梦中的我在云缎上飘摇

 

 

 

我真的有过你吗?  妈妈

 

可怎又叫我相信

 

那后来———

 

你径直出了远门

 

永无归期

 

只在遥遥处

 

投我永恒的微笑

 

 

 

我曾久久守望黄昏的长路

 

以为你就会

 

披一身灿烂的霞衣回来

 

我曾翘首凝注无垠的天空

 

以为你就会

 

自那片晴云中飘落

 

可为什么呀   妈妈

 

你只是以更轻更柔的幻步

 

走人一个童话的深处

 

百花  和风  流泉

 

令我痛绝的斑斓

 

 

 

如果我真的有过你  妈妈

 

那么

 

我不会是没人要的孩子吧

 

 

 

你不会像旁人那般冷眼我

 

置我以千奇的路障

 

你不会似严肃的人们那样不原谅我

 

缚我以沉重的锁镣

 

不会的  你决不会!

 

 

 

你会谆谆絮絮地教诲我

 

提防沿途的云诡波谲

 

你会奋不顾身地援我

 

当我身陷危厄的泥沼

 

 

 

而当我捧回一串丰收的喜悦

 

你会含泪抚摸

 

那金色的闪闪

 

予我双倍的骄傲

 

 

 

我真的有过你吗?

 

妈妈呀

 

。。。。。。

 

 

 

爱的历程

 

 

 

蓦然回首

 

原来

 

你一直在灯火阑珊处

 

静静立候

 

静静注我

 

深情地凝眸

 

 

 

蓦然发觉

 

不知已候了多久的你

 

此刻 恰似

 

一朵盛开至洁白的睡莲

 

一幅漫展至旖旎的画卷

 

 

 

原来我四海飘泊

 

只为追逐你万幻的身形

 

原来我反复尝试

 

只为验证 你无价的丽质

 

原来

 

你静静的立候

 

只是为了 给我一个

 

美丽的圆满

 

 

 

 

 

 

 

 

 

 

 

 

 

 

 

 

 

 

 

 

 

 

 

 

 

 

 

 

 

 

 

 

 

 

 

 

 

 

 

 

 

 

 

 

 

第三辑

 

 

 

唱一曲钗头凤

 

已尝透了人间离索。。。。。。

 

 

 

 

 

 

 

 

 

 

 

 

 

 

 

 

 

 

 

 

 

 

 

 

 

 

 

 

 

 

 

 

 

 

 

 

 

 

 

 

 

 

 

 

 

 

 

 

 

 

 

 

 

 

 

 

 

 

 

 

 

 

 

离   别

 

 

 

再道一声珍重

 

你的纤手 从我的掌心

 

轻轻滑过

 

手臂上零乱的泪渍

 

是横遭摧折的花红

 

 

 

车轮滚动

 

大地陡然摇撼

 

青梗峰下的人儿

 

从此又将 地北天南

 

 

 

你咬唇挥动白绢

 

我紧攥赤突地筋脉

 

为了彼此慰勉

 

不约都强展一回

 

笑颜

 

 

 

纵令目光是不舍的青鸟

 

终在地平线上归于昏暗

 

当列车裹挟你加速地掠过

 

铁轨上  雪花开始纷漫

 

我僵立着仿如死去

 

惟任雪花静飘

 

将我就地封埋

 

将离别的岁月  一齐封埋

 

直到

 

 

 

大雁南归

 

春蕾绽开———火车又隆隆地回来

 

再现你山茶花的嫣然

 

重放你天使的烂漫

 

 

 

 

 

 

 

 

 

 

 

故   乡

 

 

 

         ———题《望乡》

 

 

 

莫要耽于

 

附着距离的感伤

 

莫要相信

 

因于习惯的梦回

 

 

 

在那片亲情的土地上

 

曾洒下多少辛酸的泪

 

辛酸的泪

 

从不曾为日头拧干

 

一提起

 

胸中自是潮涌的恨

 

 

 

不忍睹 古老的婚俗

 

在喧嚣的锣鼓里再三

 

不忍闻  聒噪的乡音

 

在尘飞的街巷间重复

 

何必让乡人再看到

 

疲惫归来的风尘

 

抑或  衣锦还乡的荣耀

 

老也莫还乡

 

还乡终断肠

 

 

 

少年的梦幻烟消

 

至爱的人儿音渺

 

 

 

故乡

 

那一屏青嶂

 

那一泻大江

 

  空自嵯峨

 

  空自浩荡

 

 

 

 

 

 

 

 

 

 

 

 

 

游沈园

 

 

 

唱一曲钗头凤

 

已尝透了人间离索

 

 

 

是一出传统剧

 

代代演不休

 

 

 

知否  东风从来恶

 

情欢偏是缘薄

 

泪眼相凝时

 

何须问  谁之错

 

 

 

八百年来万事空

 

惟有  春色依旧

 

染遍宫墙柳

 

 

 

游园处  恍惊梦

 

多情一似大江流

 

 

 

 

 

 

 

 

 

 

 

 

 

 

 

 

 

 

 

 

 

 

 

 

 

 

 

 

 

 

 

 

 

 

 

 

 

 

 

 

 

 

 

 

 

漂流瓶

 

 

 

总想把握命运

 

命运却由不得我

 

 

 

因那渴求的心

 

早已是装进

 

一只密封的漂流瓶

 

在世界的汪洋中

 

漂流

 

 

 

一切奋斗

 

都是随波逐流

 

所有挫折

 

都因预设的暗礁

 

当有一天

 

那拾贝的佳人

 

终于把我发现 并捧起

 

满怀惊喜和爱意

 

 

 

如愿的心啊 记住

 

这不是意外

 

是前世注定的

 

姻缘

 

 

 

 

 

 

 

 

 

 

 

 

 

 

 

 

 

 

 

 

 

 

 

 

 

 

 

 

 

 

 

 

 

 

 

 

 

金   鹿

 

 

 

为要追逐一头金鹿

 

一口气吸尽了

 

春天的红花绿树

 

而俟它小饮溪头

 

屏息凝神间

 

夏季又悄悄遁没

 

 

 

索性弃了追赶

 

只耐心静待

 

它来临的翩然

 

寒风料峭时

 

秋水已望穿

 

那哪里去捕捉

 

那抹幻如的灿烂

 

 

 

沐过冰雪

 

这颗心终于清明

 

人生的四季已一晃而过

 

而我只是执意

 

把期冀

 

投向有彩虹装饰的天空

 

可如果

 

如果重来一世

 

就真的  不再动于

 

那片缤艳的诱惑?

 

 

 

 

 

 

 

 

 

 

 

 

 

 

 

 

 

 

 

 

 

 

 

 

 

 

 

 

 

 

 

 

颜色为雨水洗褪

 

香气被泥土吮干

 

一朵于狂风中委地的玫瑰

 

没有人再来恭维  理会

 

 

 

只有那失意的风尘女

 

怜惜地捧起它来

 

那热泪点点

 

欲把它滋润  唤醒

 

 

 

她想象着

 

它曾经的荣华

 

和她自己  此刻

 

蹇折的命运

 

 

 

 

 

 

 

 

 

 

 

 

 

 

 

 

 

 

 

 

 

 

 

 

 

 

 

 

 

 

 

 

 

 

 

 

 

 

 

 

 

 

 

 

 

 

 

 

 

 

 

 

 

月   亮

 

 

 

寂寞时

 

揣测月亮的心事

 

在秋夜的榆荫下

 

 

 

想她原是痴情的少女

 

不意被爱神  恣意作弄

 

 

 

却不甘蒙污尘浊  遂

 

托起一颗皎洁的水晶心

 

独游于一片  清凉世界

 

用冰样的冷眼

 

看人间悲欢


陈破空论天下,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