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绯闻(二)

金沙江

 

 

 

———挽同学茵

 

 

 

不甘心美丽的残损

 

执意要补圆  破碎的梦

 

你向另一个世界索求

 

求一片安宁

 

毅然走向 波涛滚滚

 

 

 

伤心的女孩 

 

你出发前

 

一定非常自信

 

相信彼岸  不止是海市蜃楼

 

相信这河床

 

就如幼时安眠的摇篮

 

 

 

所以盛装一新

 

径直踏歌而去

 

撇下

 

呜咽的北风

 

堕泪的墨云

 

 

 

沉没了

 

豪华的青春号

 

大江不负所托

 

一至

 

满川金粼  遍岸子规

 

 

 

 

 

 

 

 

 

 

 

 

 

 

 

 

 

 

 

 

 

 

 

 

 

 

 

丝绸之路

 

 

 

黄沙漫漫

 

 

 

我的梦

 

游荡于古老的楼兰

 

先人的足音在心田杂沓

 

不知哪一拍韵

 

源自我嫡承的血亲

 

 

 

驼铃声声

 

 

 

那时的戈壁并不寂寞

 

有络绎的车队

 

打着太阳的旗帜

 

还有锣鼓大阵

 

汇集黄河的豪迈

 

 

 

而今这一望无涯的荒凉

 

莫道是祖宗的遗产

 

毕竟是

 

商人重利轻别离

 

忍留下

 

长河落日  大漠孤烟

 

 

 

有什么声音用怎样的深情

 

可重唤醒  沉睡的敦煌

 

唤转那一壁佳人

 

再将

 

羽袖舒展  琵琶反弹

 

 

 

西风猎猎  西风猎猎

 

摇枯了张掖城

 

吹瘦了祁连山

 

 

 

 

 

 

 

 

 

 

 

 

 

 

 

 

 

毕业晚会

 

 

 

来吧 同学们

 

让一切美好的情意

 

都如孔雀开屏般 竞放吧

 

 

 

是在今夜 才发掘

 

一些没能了却的心愿

 

和一些  错失的机缘

 

 

 

也是在今夜

 

纷纷恩怨冰释

 

顿解  久锁的心拴

 

遂有万语千言

 

不尽流水高山

 

 

 

是最后的华尔兹

 

稍纵一刻

 

便曲终人散

 

从此劳燕分飞

 

地陲天隅

 

不知相聚何年

 

 

 

来吧

 

让我们纵情地

 

共此最后一舞

 

在流泪的笑颜里

 

互道真诚祝福

 

并永远记住

 

这美丽的夜晚

 

 

 

记住啊。。。。。。

 

 

 

 

 

 

 

 

 

 

 

 

 

 

 

 

 

 

 

 

 

向阳山坡

 

 

 

觅一首古老的恋歌

 

我们相约

 

在高高的向阳山坡

 

 

 

相信从前

 

遥远  遥远的三月天

 

便有人来过

 

一样的风华

 

一样的山盟

 

 

 

在爱的长河

 

我们只是  浪花一簇

 

 

 

当红日西沉

 

待芦笛唱暮

 

我们将乘鹤归去

 

隔着流云漫霭

 

依依回眸

 

 

 

在那高高的向阳山坡

 

该是谁  又来修炼

 

生命的正果

 

 

 

 

 

 

 

 

 

 

 

 

 

 

 

 

 

 

 

 

 

 

 

 

 

 

 

 

 

 

 

 

 

 

 

 

 

示   儿

 

 

 

爱你  就如爱我们自己

 

对这自私的感情

 

不要说感激

 

是你  不计身世的贵贱

 

慷慨加入

 

延续我们生命的河流

 

 

 

应该感激的是我们

 

你的到来  至少减轻了

 

我们对死亡的恐惧

 

 

 

也不要说报答

 

单单以你的存在

 

就已教我们

 

沐透幸福的甘霖

 

看着你柔玉的面庞上天使的光辉

 

我们已俨然天堂的客人

 

 

 

应该报答的是我们

 

即使牛马般为你效劳

 

也不能抵偿

 

你这宏赐的恩惠

 

 

 

原谅我们  孩子

 

当有时候你淘气时

 

我们施你小小的责罚

 

只因担心  你将来有太多的闪失

 

更恐 人们的无情

 

 

 

当这责罚施于你

 

也似鞭子抽打我们的心啊

 

(我们有什么权利这样做呢)

 

 

 

以我们的爱意

 

只愿你事事如欲

 

而当这世界要限制你

 

我们却只能羞愧

 

而无能为力呀

 

 

 

原谅我们  孩子

 

如果你愿意

 

 

 

 

 

 

 

 

 

 

 

 

 

 

 

 

 

 

 

 

 

 

 

 

 

 

 

 

 

 

 

 

 

 

 

 

 

 

 

 

 

 

 

 

 

 

 

 

 

 

 

 

 

 

 

 

 

 

 

 

 

 

 

 

 

 

 

 

 

 

 

 

 

 

 

 

 

 

 

 

 

 

 

 

 

 

 

 

 

寒  菊

 

 

 

虽然你说

 

你只是北国里

 

一种香气极淡的菊

 

一身素朴的衣衫

 

和  一副淡薄的枝形

 

 

 

然而  我早已领略

 

牡丹的高雅

 

桃花的艳媚

 

相形下

 

偏自对你钟情

 

钟情你

 

 

 

耐寒的品质

 

冰雪中不败的青春

 

和一颗心的  高洁

 

 

 

 

 

 

 

 

 

 

 

 

 

 

 

 

 

 

 

 

 

 

 

 

 

 

 

 

 

 

 

 

 

 

 

 

 

 

 

 

 

 

 

 

 

 

 

 

 

 

 

 

盛怒之下

 

我撕下那一页恋情

 

把它揉成纸团

 

尽力投入风里

 

以为这样

 

便可六根清净

 

 

 

许多日子里

 

心却隐隐不宁

 

有一天  怀念骤如潮涨

 

匆忙赶回寻觅

 

 

 

在那片月光剪影的故林

 

我重又拾起

 

那幸而尚存的纸团

 

几经雨湿

 

又几经风干

 

此刻  字迹尚依稀可辨

 

只有那模糊的墨迹

 

我知道

 

是它委曲已久的泪痕

 

怀着无限感激

 

把纸儿轻轻抚平

 

从此珍藏于  心底

 

 

 

 

 

 

 

 

 

 

 

 

 

 

 

 

 

 

 

 

 

 

 

 

 

 

 

 

 

 

 

 

 

 

 

 

 

 

 

第四辑

 

 

 

记得我们曾无数次

 

同登彼岸。。。。。。

 

那都是从前

 

当风暴阻了迟迟的归期

 

当浓雾障了仓惶的双眼

 

 

 

 

 

 

 

 

 

 

 

 

 

 

 

 

 

 

 

 

 

 

 

 

 

 

 

 

 

 

 

 

 

 

 

 

 

 

 

 

 

 

 

 

 

 

 

 

 

 

 

 

 

 

 

 

 

 

 

 

 

 

 

 

 

考  验

 

 

 

记得我们曾无数次

 

转危为安 

 

无数次欣喜地

 

同登彼岸

 

那都是从前

 

当风暴阻了迟迟的归期

 

当浓雾障了仓惶的双眼

 

 

 

而今  又一场风难

 

使我们漂泊

 

这一回太远

 

呼救的讯号总没有回音

 

如折翅的雁

 

顷刻间与世绝断

 

 

 

或许是

 

命运设置的又一出考验

 

或许  终于在冒险的海上

 

路上奋斗之末程

 

 

 

且不管怎样

 

我断不弃  最后一搏

 

那么你呢

 

我亲爱的  亲爱的

 

小船

 

 

 

 

 

 

 

 

 

 

 

 

 

 

 

 

 

 

 

 

 

 

 

 

 

 

 

 

 

 

 

致爱人

 

 

 

———摘自两地书

 

 

 

如果是因为可鄙的流言

 

而我又隔着

 

千里万里的山水

 

请你  我爱

 

不要做轻信的奥赛罗

 

 

 

俊朗的修竹下潜伏着蛇蝎

 

高贵的爱情受妒于奸心

 

而我们的爱

 

正是激流中飞行的船

 

怎能不提防

 

那横生的险滩

 

 

 

如果你

 

终因误解而障目

 

且请留步  请允许我

 

以爱之旗

 

再次把你召唤

 

求得

 

青峰作证 碧泉明心

 

如果你同意

 

我爱

 

请共筑我们爱的坚堤

 

 

 

 

 

 

 

 

 

 

 

 

 

 

 

 

 

 

 

 

 

 

 

 

 

 

 

 

 

 

 

渴   望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生活流失于  迂回的峡谷

 

每一张面孔都似曾相识

 

每一段经历

 

都如老酒装了新瓶

 

 

 

像循环的四季

 

秋黄春绿 早已熟稔

 

这便是不惑的年纪吗

 

难怪衰老 就要接踵而至

 

 

 

原来生活竟是要

 

安抚守旧的情绪

 

让那跃跃的心

 

焦渴得冒出烟来

 

 

 

渴望——

 

每一次举足

 

都呈现空前的风景

 

每一页黎明

 

都揭示崭新的主题

 

 

 

渴望驭风而行

 

一日千里

 

阅遍沧海桑田

 

览尽琼楼玉宇

 

 

 

渴望九天

 

飞扬起造山世纪的变奏

 

一睹浩瀚的自然

 

都翻覆形迹

 

。。。。。。

 

 

 

 

 

 

 

 

 

 

 

 

 

 

 

 

 

 

 

 

只好把耻痛

 

深深封锁于

 

心的井底

 

用大理石塑造形象

 

以冰雪浸润感觉

 

面对喧嚣红尘

 

不流露丝缕真情

 

 

 

当冬夜风唳

 

当残枝簌索

 

在井底

 

在幽深处

 

 

 

那一颗喘喘挣扎的心啊

 

 

 

 

 

 

 

 

 

 

 

 

 

 

 

 

 

 

 

 

 

 

 

 

 

 

 

 

 

 

 

 

 

 

 

 

 

 

 

 

 

 

 

 

 

 

 

 

 

 

 

 

 

 

 

微   笑

 

 

 

于是茫然失措

 

拿不准

 

应该慰问  还是感佩

 

因你只是浅浅地微笑

 

然后就说

 

风景这方独好

 

阳光也正适宜

 

 

 

谁不知

 

你曾独自饮尽

 

高原的寒风  冰冻

 

穿越

 

隧道的漫长  漆黑

 

而一提起

 

你只是淡淡的微笑

 

 

 

终于理喻  你的笑意

 

发自遥远的深沉

 

在那一潭无底的深沉里

 

蕴着的宝藏

 

谁也不可企及

 

 

 

 

 

 

 

 

 

 

 

 

 

 

 

 

 

 

 

 

 

 

 

 

 

 

 

 

 

 

 

 

 

 

 

一封丢失的信

 

 

 

不曾意料

 

是一封被邮局丢失的信

 

承载着

 

这天大的误会

 

 

 

如此简单

 

却又如此严峻

 

竟至耽误一生

 

 

 

如果换一个时刻

 

也许不会;

 

要么换一种情境

 

然而

 

大错业已铸成 !

 

 

 

解开了心结

 

却嚼不尽苦涩

 

一切的一切

 

归于  命运的作剧

 

 

 

 

 

 

 

 

 

 

 

 

 

 

 

 

 

 

 

 

 

 

 

 

 

 

 

 

 

 

 

 

 

 

 

 

 

 

 

 

 

 

 

 

 

无言的结局

 

 

 

其实  也就是那种

 

薄雾样平平淡淡

 

细雨般冷冷清清

 

 

 

相识  倾心  恋爱

 

走过三部曲的套路

 

又在唱不尽的怨曲中

 

分手

 

 

 

并非梦中的轰轰烈烈

 

也不是预想的惊世骇俗

 

 

 

是极为寻常的一对

 

把千万人的悲喜  重复

 

 

 

 

 

 

 

 

 

 

 

 

 

 

 

 

 

 

 

 

 

 

 

 

 

 

 

 

 

 

 

 

 

 

 

 

 

 

 

 

 

 

 

 

 

 

 

 

 

 

 

电   话

 

 

 

这不是来自北方的长途

 

那时  揪紧我心肺的

 

是你娇弱的泣诉

 

还有漫街的人浪

 

挤迫你洁白的学生服

 

 

 

这只是广州的程控

 

如今 茶色玻璃深似海

 

我已做萧朗

 

咫尽相距

 

却需由电缆夸大路途

 

 

 

为了再领略一回

 

你那牵魂的声音

 

我刻意扮作商人

 

挨过一次次忙音的傲慢

 

终于有你的柔语电样击来

 

慰贴  雍然

 

是业务上的一律千篇

 

 

 

以你天赋的细腻

 

对这出小品

 

竟是毫无察觉

 

因为你记忆的磁卡

 

早已把我抹尽

 

(不过  我也扮得够像吧)

 

 

 

谁说电波只传递声浪

 

我分明已沐入

 

名牌衫的麝香

 

看到  那纤纤玉指上

 

金戒指的闪耀

 

亲爱的小姐啊

 

陌生的贵太

 

纵令我镇定有方

 

怎奈得

 

涔涔热泪欲断肠

 

 

 

 

 

 

 

 

 

 

 

 

 

 

 

 

 

 

 

 

 

 

 

 

 

 

 

 

 

 

 

 

 

 

 

 

 

 

 

 

 

 

 

 

 

 

 

 

 

 

 

 

 

 

 

 

 

 

 

 

 

 

 

 

 

 

 

 

 

 

 

 

 

 

 

 

 

 

 

 

 

 

 

 

 

 

 

 

 

泣 

 

 

 

纵使你音讯渺绝

 

我怎能就放弃了牵挂

 

即若地角天涯

 

我的梦魂

 

又怎会停止追寻

 

 

 

如果你正似田园般宁静

 

我怎忍心把你打搅

 

当你依旧幸运

 

我又怎能不  绕道匿行

 

 

 

可是啊  你永不知道

 

在一个遥远  遥远的暗角

 

我为你祈祷

 

并为自己  饮泣

 

 

 

 

 

 

 

 

 

 

 

 

 

 

 

 

 

 

 

 

 

 

 

 

 

 

 

 

 

 

 

 

 

 

 

 

 

 

 

 

 

 

 

 

 

 

 

 

 

 

 

重   逢

 

 

 

是啊

 

重逢犹如初相识

 

漫漫风尘  早已遮断

 

你我相通的心衢

 

 

 

相对无言

 

甚而不解

 

莫名的拘谨

 

 

 

那首当年熟悉的歌

 

也早已被方向不定的雨

 

剪成散乱的调子

 

略记得歌词大意:

 

“当我们朝阳般年青。。。。。。”

 

 

 

忽然便忆起

 

一些早已遗落的初衷

 

和一些  背弃的豪誓

 

遂有凄凉笑意

 

抹浓霜色面影

 

船   长

 

 

 

晴云告诉

 

台风已经解除

 

地平线示意

 

苦海已经远离

 

但  我们不能确信

 

因为他  船长

 

依然是  淡淡的目光

 

和沉静如雕塑的面影

 

 

 

当岸上已响彻春雷般的欢呼

 

当桅尖已飘扬起胜利的旗帜

 

为什么  船长

 

他独自默然

 

 

 

——可是在追忆

 

遇难的战友

 

是否还思索

 

那暴风雨的主题

 

。。。。。。

 

 

 

 

 

 

 

 

 

 

 

 

 

 

 

 

 

 

 

 

 

 

 

 

 

 

 

 

 

 

 

 

 

 

 

 

 

 

 

 

 

 

 

 

 

 

 

 

当你断然离去

 

我并不做努力的挽留

 

不管你  是真的绝情

 

抑或一时执迷

 

也不管旁人

 

惊如嗡雷般的惋惜

 

 

 

叠于你背影的冷色

 

给我以突发的启迪

 

人生  一定还有

 

更重要的使命

 

 

 

像流亡的蜂阵

 

找到又一番造蜜的事业

 

心顿时沉着于

 

脚下的土地

 

开始  崭新的奠基

 

 

 

 

 

 

 

 

 

 

 

 

 

 

 

 

 

 

 

 

 

 

 

 

 

 

 

 

 

 

 

 

 

 

 

 

 

 

 

 

 

 

 

 

 

 

 

艺术家

 

 

 

实在不甘 草草几笔

 

便勾就一幅速写的人生

 

因而  持一支工笔

 

精点细描

 

 

 

若不能流芳千古

 

但若能

 

似一簇火焰样燃烧的云霞

 

为江山

 

镀一页锦绣

 

 

 

 

 

 

 

 

 

 

 

 

 

 

 

 

 

 

 

 

 

 

 

 

 

 

 

 

 

 

 

 

 

 

 

 

 

 

 

 

 

 

 

 

 

 

 

 

 

 

 

 

 

 

 

 

 

 

 

 

 

尾   声

 

 

 

闭幕之前

 

还有一段  短短的尾声

 

是做戏的常规

 

你我也不能例外

 

 

 

虽然

 

高潮已退尽

 

悬念已解缆

 

所有主要的情节

 

都已穿插圆满

 

命运的秘密

 

昭然若揭

 

 

 

然而  请你

 

再耐心地坚持片刻

 

因为最困难的

 

恰是这最后的一场戏

 

稍一不慎

 

悲剧就会演成恶梦

 

喜剧顿成滑稽

 

观众的回音壁

 

也将传来

 

阵阵愤怒的鄙夷

 

 

 

是尾声 也是序曲

 

告别这出戏的角色

 

我们还将把各自的性格

 

于另一个舞台上

 

展开

 

 

 

故让我们  矜持地过渡

 

以雍雍明星风范

 

 

 

既然曾有幸同台

 

不管笑过还是哭过

 

且都无恨无怨

 

在优美的心境里

 

重塑一个

 

丰满的明天

 

 

 

 

 

 

 

 

 

 

 

 

 

 

 

 

 

 

 

 

 

 

 

 

 

 

 

 

 

 

 

 

 

 

 

 

 

 

 

 

 

 

 

 

 

 

 

 

 

 

 

 

 

 

 

 

 

 

 

 

 

 

 

 

 

 

 

 

 

 

 

 

 

 

 

 

 

 

 

 

 

 

 

 

 

 

 

 

 

 

 

 

 

 

 

第二部

 

 

 

绯  闻

 

 

 

 

 

 

 

 

 

 

 

 

 

 

 

 

 

 

 

 

 

 

 

 

 

 

 

 

 

 

 

 

 

 

 

 

 

 

 

 

 

 

 

 

 

 

 

 

 

 

 

 

 

 

 

 

 

 

 

 

 

 

 

 

 

 

 

 

 

 

 

 

 

 

 

第一辑

 

 

 

为了那一抹

 

你眸间的晶莹

 

我愿意归来

 

辞别万里山川

 

 

 

 

 

 

 

 

 

 

 

 

 

 

 

 

 

 

 

 

 

 

 

 

 

 

 

 

 

 

 

 

 

 

 

 

 

 

 

 

 

 

 

 

 

 

 

 

 

 

 

 

 

 

 

 

 

 

 

 

 

 

 

浪   潮

 

 

 

每一番念及  心田

 

便有一曲奔突的狂飙

 

忘不了你  此刻

 

隔海相望  呼唤

 

掀起无边的浪潮

 

 

 

 

 

 

 

 

 

 

 

 

 

 

 

 

 

 

 

 

 

 

 

 

 

 

 

 

 

 

 

 

 

 

 

 

 

 

 

 

 

 

 

 

 

 

 

 

 

 

 

 

 

 

 

 

 

 

 

 

 

 

 

 

 

 

 

 

 

 

 

舞   蹈

 

 

 

如何向你表达

 

这份最圣洁最深重的情感

 

一切世俗的形式

 

我都不敢轻率托付

 

 

 

语言是粗糙的

 

文字是苍白的

 

而冒昧的追随

 

更是鄙薄

 

 

 

别无选择

 

惟以这飘翔的形体

 

奔跃的魂灵

 

向你倾诉  倾诉

 

那蓄埋了千年的

 

渴欲

 

 

 

 

 

 

 

 

 

 

 

 

 

 

 

 

 

 

 

 

 

 

 

 

 

 

 

 

 

 

 

 

 

 

 

 

 

 

 

 

 

 

 

 

 

 

 

 

曾以为我们是有缘的

 

当我瞥见你的刹那

 

 

 

在那个冬夜的江船上

 

白雪花的头巾飘扬

 

早春的傲梅俏立

 

 

 

我禁不住冒昧

 

问你可看见夜里的云

 

你笑答这不是猜谜吧

 

而后  你指点幢幢山影

 

向我复述一遍

 

千年前的故事

 

以少有的恭逊

 

我一字不舍地凝听

 

 

 

进港的船笛令我们乍惊

 

(旅途竞变短了?)

 

匆匆登岸

 

才觉得彼此去向相反

 

心在一瞬间坠落

 

舌尖也断翅般折敛

 

可还是微笑着挥手

 

道声声再见

 

 

 

今夜

 

独步月白清风的溪岸

 

望见小溪的上游

 

有飘游的浮灯

 

——蓦地念起

 

那遥远的瞬间

 

 

 

那许多许多年前的

 

冬夜  江船

 

 

 

 

 

无花果

 

 

 

大约是不能说

 

每每欲言又止

 

走近  又默默地走过

 

 

 

幽幽的眼神

 

相映着温柔的心波

 

然而  可意的朋友

 

那支密签

 

是永不能启封的么

 

 

 

无星无月的静夜

 

有一枕沉甸甸的梦

 

是一串

 

忧郁的无花果

 

 

 

 

 

 

 

 

 

 

 

 

 

 

我以为

 

我感情的城堡

 

是花岗岩般  坚不可摧

 

 

 

岂料

 

只似蜘蛛的网

 

蜗牛的壳

 

被你一触即溃

 

竟不堪抵御

 

你长驱直入

 

直入我深深地心闱

 

 

 

沦为你的虏臣

 

不由我不甘心

 

此刻  我已明白

 

 

 

我不过是虚设了防线

 

早已恭候着

 

你的入侵

 

 

 

 

 

 

 

 

 

 

 

 

 

 

 

 

 

 

 

 

 

 

 

 

 

 

 

 

 

 

 

 

 

 

 

 

 

 

 

 

 

 

 

分手(之一)

 

 

 

很难承受你的伟大

 

正如你难以容忍我的平凡

 

生活的洪流迎面而来

 

不由得思索

 

容不得徘徊

 

便把若即若离的我俩

 

冲决于两岸

 

 

 

洪水渐涌渐阔

 

伟岸的你

 

终成渺远的一点

 

 

 

又回归宁静的从前

 

还原我血肉丰满

 

在不可重叠的轨迹

 

有我寂寞的自在

 

 

 

 

 

 

 

 

 

 

 

 

 

 

 

 

 

 

 

 

 

 

 

 

 

 

 

 

 

 

 

 

 

 

 

 

 

 

 

 

 

 

 

 

 

 

 

 

 

 

 

 

如果不是分离

 

怎能测定  情的深沉

 

离鸿别鹄的相思之苦

 

酿出爱的浓郁甘醇

 

 

 

如果不是分手

 

怎能保全  爱的激情

 

被春风潤育复又荒弃的心苑

 

遗落的情种化着野火嘶鸣

 

 

 

 

 

 

 

 

 

 

 

 

 

 

 

 

 

 

 

 

 

 

 

 

 

 

 

 

 

 

 

 

 

 

 

 

 

 

 

 

 

 

 

 

 

 

 

 

 

 

 

 

 

 

 

 

 

 

 

 

 

 

 

答   词

 

 

 

乌云遮不住太阳

 

太阳也驱不尽乌云;

 

冰雪裹大地

 

春天不会太远

 

百花舞烂漫

 

冬季仍将再来;

 

在血泊的躯体前

 

气概压倒了刀剑

 

刀剑亦压倒了气概

 

 

 

这就是当你问我

 

为什么  总是双目茫然时

 

我给予你的  答词

 

 

 

 

 

 

 

 

 

 

 

 

 

 

 

 

 

 

 

 

 

 

 

 

 

 

 

 

 

 

 

 

 

 

 

 

 

 

 

 

 

 

 

 

 

 

 

 

 

 

 

 

 

 

 

 

 

 

 

 

是否有过这样的时候

 

窒息般蛰居于狭小的港

 

焦急地等着潮退

 

等着希望

 

再次升帆

 

 

 

是否有过

 

才刚刚启程

 

乌云骤集 浊沫逞凶

 

不得不弃了雄心千丈

 

沮丧地返航

 

 

 

是否有过

 

满载丰收归来

 

意外地搁在浅滩

 

忍一腔尴尬

 

难吐难咽

 

 

 

是否有过

 

黑夜里迷失了方向

 

海岛乔装的台风

 

又赶来夹攻

 

那支无能为力的瘦桅

 

颠簸于生与死的波峰浪谷

 

 

 

那么是否

 

念楫橹沉重 征途险恶

 

便从此归依岸湾

 

偎紧温暖与安全

 

 

 

不  不

 

是生活的希望

 

一番番催了自己远航

 

 

 

不辞劳顿

 

但求踏遍沧海

 

不畏粉身碎骨

 

只得此生

 

有暴风雨的酣畅

 

 

 

 

 

 

 

 

 

 

 

 

 

 

 

 

 

 

 

 

 

 

 

 

 

 

 

 

 

 

 

 

 

 

 

 

 

 

 

 

 

 

 

 

 

 

 

 

 

 

 

 

 

 

 

 

 

 

 

 

 

 

 

 

 

 

 

 

 

 

 

 

 

 

 

 

 

 

 

 

 

 

 

 

 

 

 

 

 

 

 

年   龄

 

 

 

不管我怎样小心地驭控

 

它只是  风样的驰骋

 

只是冷酷地提醒

 

我生命铺就的里程

 

 

 

因此从不敢逍遥

 

唯恐它猝然失蹄

 

误我于万劫不复的迷津

 

也不曾稍怠

 

深知这马背上的事业

 

一起一伏

 

都是命运的颠摇

 

 

 

但它也终如

 

一颗飞转的流星

 

在无奈的轨迹上

 

连同我  点点燃尽

 

 

 

 

 

 

 

 

 

 

 

 

 

 

 

 

 

 

 

 

 

 

 

 

 

 

 

 

 

 

 

 

 

 

 

 

 

 

 

 

 

 

 

 

 

 

 

模糊的感情

 

 

 

仿佛形影难离

 

却毅然辞别了  去远行

 

分明不再相关

 

可又总是  鱼雁流连

 

 

 

那份隐若的牵挂

 

经年不绝  如藕丝绵绵

 

在怀旧的季节里

 

是梅雨纷纷

 

 

 

但还是

 

一番又一番推迟了

 

回程的打算

 

 

 

心的界限数学般严谨

 

感情却模糊得似迷雾乱云

 

 

 

也许就是那样好

 

若即若离

 

别具一番风景

 

也许真的不必

 

逾越咫尺

 

 

 

不可打碎了

 

那一尊原真的  无价的

 

彩瓶

 

 

 

 

 

 

 

 

 

 

 

 

 

 

 

 

 

 

 

 

 

 

 

 

 

 

 

 

 

初恋情人

 

 

 

是你教会我信任

 

又是你  教会我怀疑

 

对于爱  我的学问

 

仅限于你的导引

 

 

 

步出这间校门

 

不禁回首频频

 

那淡雾与浓荫中的阁影

 

如幻似真

 

 

 

青春易老

 

从此我要 风雨兼程

 

未必再选择爱

 

只祈望  生之有为

 

和心的宁静

 

 

 

然而  然而

 

仍常常负一串不解的问号

 

踩着梦的碎片

 

重又归到你的膝下

 

还原那个  莘莘学子

 

 

 

远游人的心事

 

 

 

我几乎忘记你了

 

(请原谅这是真的)

 

但我还能忆起

 

临别时

 

你那一抹  眸间的晶莹

 

 

 

在那个寂寂的正午的小站

 

我以为是骄阳

 

刺痛了你的双眼

 

 

 

为什么很久以后我才明白

 

为什么当初

 

你是盈泪的欢颜

 

 

 

如今已飞流许多年

 

如今已涉过重嶂叠滩

 

此刻  却戛然驻足

 

却忽然把你的名字

 

失声低喃

 

 

 

小站上的可人儿

 

为了那一抹

 

你瞬间的晶莹

 

我愿意归来

 

辞别万里山川

 

 

 

 

 

 

 

 

 

 

 

 

 

 

 

 

 

 

 

 

 

 

 

 

 

 

 

 

 

 

 

 

 

 

 

第二辑

 

 

 

为着这永恒的归宿

 

我咬紧牙关……

 

 

 

 

 

 

 

 

 

 

 

 

 

 

 

 

 

 

 

 

 

 

 

 

 

 

 

 

 

 

 

 

 

 

 

 

 

 

 

 

 

 

 

 

 

 

 

 

 

 

 

 

 

 

 

 

 

 

 

 

 

 

 

 

 

 

 

 

 

角斗士

 

 

 

你在笑我吗

 

艳绝的女人

 

幽香罗帕轻捂血红的唇

 

在尽情赏乐中嗤笑

 

 

 

可这是男人间的争斗

 

你不懂

 

裁判又是早已预谋地偏心

 

 

 

一个太简单的败局

 

疏于我年轻的自负

 

又失防  体面规则下

 

垢藏的虚伪

 

 

 

把打掉的牙和着血吞下

 

且等着

 

还只是一个回合

 

我的耻辱

 

决不是对方的荣耀

 

 

 

可是  看台上的女人

 

有什么利刃

 

能似你此刻的笑

 

刺穿一颗高贵的心

 

滴落一地

 

殷红的泪

 

 

 

 

 

 

 

 

 

 

 

 

 

 

 

 

 

 

 

 

 

 

 

 

 

 

 

 

 

 

 

 

四海漂泊

 

我不曾停留

 

 

 

总会有幽幽的灯火

 

吸引我渴觅的双目

 

柔曼的夜歌

 

撩起我寂寞的旅愁

 

 

 

不可动摇啊

 

动摇只似一盅

 

令人片刻沉醉的酒

 

 

 

我深知

 

我目标的地平线

 

不是零星的岛屿

 

不是狭薄的沙渚

 

它是岸

 

应当一望无垠

 

 

 

只要一登陆

 

便是广阔的世纪

 

为着这永恒的归宿

 

我咬紧牙关

 

穿过   一程又一程风雨

 

向着遥远  遥远

 

 

 

 

 

 

 

 

 

 

 

 

 

 

 

 

 

 

 

 

 

 

 

 

早就预感——

 

那一井自掘的深情

 

终于要铸成

 

一柄闪电样的利刃

 

透胸而过

 

 

 

早已料到——

 

那一窑自酿的烈酒

 

终于要燃起

 

一蓬火山状的狂焰

 

掩躯而噬

 

 

 

所有日子里痴心的营造

 

只不过为着

 

复制一部千载流传的作品——

 

蹈爱自刎图

 

殉情自焚曲

 

 

 

 

 

 

 

 

 

 

 

 

 

 

 

 

 

 

 

 

 

 

 

 

 

 

 

 

 

 

 

 

 

 

 

 

 

 

 

 

 

 

 

 

 

 

 

如   果

 

 

 

如果当初相逢

 

不是在深深梅林

 

而是另一片

 

新绿遍染的河滨

 

那么  后来的故事

 

定要贯穿

 

别样的情书吧

 

 

 

如果相会

 

不是那个北风的霜晨

 

而是另一个

 

营火如星的夏夜

 

那么  今日的结局

 

许是另一幅风景

 

 

 

而我们所遇

 

恰是

 

  梅林深深

 

恰是

 

  那个北风的霜晨

 

于是  再不可磨灭

 

心上  这甜与痛的

 

定影

 

 

 

 

 

 

 

 

 

 

 

 

 

 

 

 

 

 

 

 

 

 

 

 

 

 

 

 

 

 

 

 

 

 

 

 

 

 

我梦见一个陌生人

 

在寒冷的雾气里

 

他用奇怪的眼神

 

把我定定的逼视

 

 

 

醒来时恍然一惊

 

那梦中人  竟是自己

 

 

 

是何年何月

 

迷失了心的家园

 

为什么上下求索

 

却一步步地

 

远离了自我

 

 

 

记忆早已发黄

 

细节从未清点

 

难怪形影模糊

 

不免面目全非

 

 

 

终于完整地醒来

 

在一个清新的早晨

 

虽说已值暮年

 

却庆幸  返老还童

 

落叶归根

 

 

 

 

 

 

 

 

 

 

 

 

 

 

 

 

 

 

 

 

 

 

 

 

 

 

 

 

 

 

 

 

 

父子别

 

 

 

我说要远行

 

你总是沉默不语

 

然后就起身送我

 

片刻间

 

脊线又加深了孤影

 

 

 

我已成年

 

你便无话可嘱

 

只是固执地争挑行李

 

有车辆擦身时

 

又赶紧腾出手来

 

把我拉紧

 

你随时为我防御

 

敌意的暗流

 

 

 

我知道

 

我每一段行程

 

都由你延伸的衰老铺就

 

是你  领我至人生的起跑线

 

又是你泉流般注我生命之力

 

当我如日中天

 

你却似晓风残星

 

 

 

记得小时候

 

每当汽车鸣笛欲开

 

你慌乱地跑来

 

塞上一兜鲜橙

 

马路上的飞尘

 

至今抹不去

 

你一脸汗津津的笑意

 

。。。。。。

 

 

 

车轮滚动时

 

西风鼓荡你的银须

 

挥一挥手

 

彼此已成

 

模糊的风景

 

 

 

我怎不明白  此刻

 

列车愈远  你的双眼

 

将愈是黯淡

 

只是黯淡

 

而我却珠泪滚滚

 

 

 

在我心站的月台

 

父亲  你是一尊

 

不移的石雕

 

 

 

 

 

 

 

 

 

 

 

 

 

 

 

 

 

 

 

 

 

 

 

 

 

 

 

 

 

 

 

 

 

 

 

 

 

 

 

 

 

 

 

 

 

 

 

 

 

 

 

 

 

 

 

 

 

 

 

 

 

 

 

 

 

 

 

 

 

 

 

 

 

 

 

 

 

梦里情人

 

 

 

只是在梦里

 

才有澎湃的热力

 

和  淋漓的真情

 

那时

 

我备至的殷勤

 

恰如你圆满的温柔

 

 

 

而白日

 

还要维持

 

你一脸的霜色

 

我一贯的傲气

 

(尽管心池

 

却辄荡起涟漪)

 

 

 

我们都受制于

 

劳碌而狭窄的生命

 

无法兼纳  份外的感情

 

这样  矜持的我们

 

只好屈做一世

 

梦里情人


陈破空论天下,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