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绯闻(三)

绯闻(三)

苦   恋

 

 

 

不可接近

 

不能交谈

 

永远地  只有

 

彼此凝注的泪眼

 

 

 

像一轮孤月

 

静静遥对

 

荒凉的高原

 

 

 

 

 

 

 

 

 

 

 

 

 

 

 

 

 

 

 

 

 

 

 

 

 

 

 

 

 

 

 

 

 

 

 

 

 

 

 

 

 

 

 

 

 

 

 

 

 

 

 

 

 

 

 

 

 

 

 

 

 

 

 

 

 

 

 

 

因为世间

 

总是美梦难圆

 

或者  白玉多瑕

 

于是你翩然降临

 

补偿人间比比缺憾

 

 

 

从青凤到红玉

 

你的传奇

 

写成厚厚一部《聊斋》

 

 

 

而每有嫉妒者

 

要道破你的身世

 

又有浅薄者

 

惊慌地把你逐赶

 

 

 

所以你也是

 

倏往乍现

 

把彩虹般短促的极乐

 

馈赠给

 

患得患失的凡间

 

 

 

 

 

 

 

 

 

 

 

 

 

 

 

 

 

 

 

 

 

 

 

 

 

 

 

 

 

 

 

 

 

 

 

 

 

陌   生

 

 

 

我曾苦苦寻觅

 

你总是了无音迹

 

当我寂然枯坐

 

你忽然来了

 

一时竟记不清

 

过了几多年是怎样一回事

 

因为突然的陌生

 

 

 

以为找到你时

 

我会失声地呼喊

 

以为见到你时

 

我会放任地流泪

 

 

 

却只是怔怔地注视

 

一位似曾相识的客人

 

 

 

原谅我  朋友

 

我恐怕拿不出一个恰当的表示

 

 

 

难道把手伸上

 

给你一掬惊心的冰凉

 

难道强作欢颜

 

奉你一只寡淡的酒杯

 

让我们约一个誓吧  客人

 

 

 

莫须惋叹韶华的飞流

 

莫须追究谁之过失

 

更莫要道出  莫要道出

 

这是怎样一个悲剧

 

 

 

时间的密码

 

你我谁也不能破译

 

 

 

 

 

 

 

 

 

 

 

 

 

 

 

 

 

苏武归来

 

 

 

         ——导演阐述

 

 

 

(全景 推进)

 

人们自发夹道

 

默默  泪也默流

 

当你的车队缓缓通过

 

 

 

在这尊风雪浇铸的圣像前

 

任何一丝声气

 

都将是

 

尘样的卑微

 

纸样的菲薄

 

 

 

只有那马颈上的铜铃

 

一如从前  叮当

 

把万里变迁还原

 

浓缩为一笔永恒的重彩

 

 

 

背负苍茫雪野

 

踩着喑哑的编钟舞乐

 

你归来

 

仅以无言的淡漠

 

(特写)

 

霜色的须点抹冷毅的嘴角

 

紧擎节杖

 

是那风雪舔皱的手

 

高高挺立

 

挺立了十九年的节杖啊

 

是你瘦削却铁硬的筋骨

 

牧羊依然相随

 

那是上苍选择了磨难的你

 

又选择用以考验你的绝物

 

漫漫孤寂中

 

是你沉重的劳役

 

又是你唯一的伴侣

 

令你既恨且怜

 

恰如对这世道的明暗沉浮

 

 

 

(叠影)

 

冰天莽莽的北海

 

曾有无数大雁

 

飞掠南归

 

而它们尽都无视

 

你激越的呐喊

 

 

 

一年年音讯如渺

 

却一年年弥韧弥坚

 

可幸你终于归来

 

仅以无言的淡漠

 

只有那马颈上的铜铃

 

一如从前

 

 

 

 

 

 

 

 

 

 

 

 

 

 

 

 

 

 

 

 

 

 

 

 

 

 

 

 

 

 

 

 

 

 

 

 

 

 

 

 

 

 

 

 

 

 

 

 

 

 

 

 

 

 

 

 

 

 

 

 

 

 

 

 

 

 

 

 

 

 

 

 

 

 

一回回探询

 

如一粒粒石子

 

跌入无底深井

 

流年似水  水沉烟冷

 

直到

 

一切友人都已经淡漠

 

所有亲人都已经绝望

 

连至爱的情人

 

也在痛定之后  死心

 

 

 

谁能相信

 

那傲然的灵魂

 

仍在喷扬着不熄的热力

 

在千古冰冷的岩石下

 

将生之路

 

坚韧地开掘

 

给寸草不发的雪野

 

一个划破九天的惊奇

 

 

 

 

 

 

 

 

 

 

 

 

 

 

 

 

 

 

 

 

 

 

 

 

 

 

 

 

 

 

 

 

 

 

 

 

 

 

 

 

 

 

 

 

 

希   望

 

 

 

身世如雨打浮萍

 

希望却似蒲公英的种子

 

随风飘荡

 

却遍地生根

 

 

 

透过漆黑的风暴

 

又看见

 

地平线上的红日

 

 

 

 

 

 

 

 

 

 

 

 

 

 

 

 

 

 

 

 

 

 

 

 

 

 

 

 

 

 

 

 

 

 

 

 

 

 

 

 

 

 

 

 

 

 

 

 

 

 

 

 

 

 

 

 

 

 

 

 

 

 

 

 

 

 

 

 

 

 

 

第三辑

 

 

 

总是有借口

 

并且雅致  告别时

 

我打着潇洒的手势

 

 

 

 

 

 

 

 

 

 

 

 

 

 

 

 

 

 

 

 

 

 

 

 

 

 

 

 

 

 

 

 

 

 

 

 

 

 

 

 

 

 

 

 

 

 

 

 

 

 

 

 

 

 

 

 

 

 

 

 

 

 

 

 

 

 

 

 

 

临别絮语

 

 

 

送你

 

剪一缕长亭柳

 

记取它青青时

 

我泪眼相恋留

 

 

 

从今后

 

蓬山万重

 

隔绝亲爱的音容

 

只有明月夜

 

梦中牵手

 

 

 

牵手  惊起闻羌笛

 

呜咽似西风

 

 

 

爱啊

 

天涯更萧索

 

路险多暗流

 

将尽浊酒  不尽离痛

 

珍重  珍重

 

。。。。。。

 

 

 

 

 

 

 

 

 

 

 

 

 

 

 

 

 

 

 

 

 

 

 

 

 

 

 

 

 

 

 

 

 

 

 

 

 

 

 

 

 

羞   色

 

 

 

你说我会忘记你么

 

却最不能忘

 

你的羞色

 

 

 

是一抹姣妍的晚霞

 

  一湾清新的溪流

 

  一丛幽放的夜来香

 

 

 

莫道青岭如黛

 

莫道山茶似火

 

我要轻轻地告诉你

 

深山的采茶姑娘

 

 

 

世间至美

 

是你的羞色

 

 

 

 

 

 

 

 

 

 

 

 

 

 

 

 

 

 

 

 

 

 

 

 

 

 

 

 

 

 

 

 

 

 

 

 

 

 

 

 

 

 

 

 

 

 

 

 

 

 

 

 

 

 

你曾捎给我许多信

 

托殷勤的鸽子

 

每一封你都以热吻封缄

 

而每一页

 

我都只草草览过

 

旋置诸华丽的柜台

 

仿如我天然的财富

 

 

 

直到如今

 

才把一封封信儿细细展读

 

每一行秀迹沐热泪一行

 

每一段墨香镶往事一段

 

也镶着一瓣  我灼痛的心

 

 

 

把信札移至窗前

 

并用鲜花虔诚地供奉

 

清风恋恋摩挲

 

阳光也时来惠顾

 

只是  只是

 

 

 

那只鸽子不会再来

 

那个五月漫坡的马兰花

 

也不会重开

 

 

 

 

 

 

 

 

 

 

 

 

 

 

 

 

 

 

 

 

 

 

 

 

 

 

 

 

 

 

 

 

 

 

 

借   口

 

 

 

总是有借口

 

并且雅致  告别时

 

我打着潇洒的手势

 

 

 

而你迎风静伫

 

仿佛面对一个透明的把戏

 

淡淡眸光

 

摄出一副心虚的原形

 

 

 

我急急逃逸

 

如芒刺在背

 

 

 

不能意料

 

那嵌于夕阳中的金影

 

成为生命永恒的底色

 

映照脸上

 

常有无名的赧愧

 

夜不成寐时

 

便念及归去

 

想乞回一些平衡

 

而清晨

 

复于现实的浅滩

 

搁置了勇气

 

时至今日

 

还有什么借口

 

可供我消遣

 

 

 

 

 

 

 

 

 

 

 

 

 

 

 

 

 

 

 

 

 

 

 

 

 

 

 

 

 

 

 

 

你走后的日子

 

我读着一本乏味的书

 

不得不硬着头皮

 

因为那是必修的功课

 

 

 

是无聊的光景

 

依然要打起精神

 

应付生活

 

踩定低潮的旋律

 

 

 

恍惊讶当初的轻率

 

到此时连迭叫苦

 

没有你的加入

 

人生

 

怎能为一首完整的谱

 

 

 

渐而祈望

 

你能再回来

 

妙手挥毫

 

添上一些精采的段落。。。。。。

 

却只有凝固的寂寞

 

任日月往复穿梭

 

 

 

 

 

 

 

 

 

 

 

 

 

 

 

 

 

 

 

 

 

 

 

 

 

 

 

 

 

 

 

 

 

 

 

 

 

踏海初记

 

 

 

1、潮  汛

 

 

 

当人们惊惶登岸

 

似鸟儿纷纷巢归

 

而我  却偏欲下滩

 

去颠摇的船底

 

怡然卧眠

 

 

 

让海风耳边呼啸

 

令波涛胸池飞卷

 

 

 

极愿在梦的原野

 

有一首狂想曲

 

挟风雷疾骤

 

状万马奔驰

 

 

 

         2、 浪  花

 

 

 

如果我能够

 

就化做一朵浪花

 

与海鸥合奏恋歌

 

共风帆起舞

 

 

 

如果有一场风难

 

不幸地

 

把我抛在荒滩

 

那么  那么——

 

 

 

只要还守望沧海

 

万年  我也心甘

 

 

 

3、 海  燕  

 

 

 

只不过尺寸之微

 

却拥有

 

海的辽阔  天的高远

 

莫道仅是幸运

 

既然矢志翱翔

 

自由

 

当是它无愧的报偿

 

 

 

4、 家园

 

 

 

我欲游去

 

向海的极深极远

 

一任风浪险恶

 

何妨冰封奇寒

 

 

 

只一回触目

 

令胸襟顿开

 

大海才是真的家园

 

在这富饶的家园

 

我愿意

 

是一尾翔鱼

 

  一丛浮藻

 

 

 

          5、 帆

 

 

 

当风帆升起

 

我的渴望随之张开

 

 

 

远方探秘的白衣使者

 

可又带回

 

一串美丽的传说

 

关于海仙

 

还有她那

 

翡翠样多彩的心事

 

 

 

6、 遥远

 

 

 

不管到达哪个纬度

 

海啊

 

我总是望你不尽

 

而你缄默不语

 

还有些什么

 

在那迷雾般的遥远

 

 

 

是否有一个人儿

 

曾把我等待

 

 

 

无望地

 

在彼岸  在遥远

 

 

 

7、 鹰

 

 

 

岛屿上的孤山

 

如茫茫海面的尖桅

 

我溯风而上

 

攀于桅杆之巅

 

纵声

 

向盘旋的苍鹰呼唤

 

求它赠我一付翅膀

 

我欲远飞高翔

 

 

 

苍鹰似剑

 

兀自起伏飞翻

 

劈刺灰色穹庐

 

阵尔传来它嘹远的尖啸

 

野草为之狂舞

 

而我却不懂 它的语义

 

 

 

——但我悚然惊悟

 

它也有一颗

 

创伤的心

 

 

 

8、 月夜沙滩

 

 

 

只道大海是粗犷的侠客

 

可知

 

它一样是温柔的情人

 

 

 

在月夜沙滩

 

当和风徐徐

 

他静静聆听

 

你低诉心曲

 

用轻轻柔浪

 

抚平你如灼的创痕

 

 

 

 

 

9、 来雨

 

 

 

不明白为什么

 

岛上的雨说来就来

 

雨来时

 

海水舞蹈着

 

伸出浪花的手臂

 

 

 

原来是波涛的呼唤

 

令雨花扑怀

 

急急复急急

 

如情人喘息着的密吻

 

 

 

10、 岛民

 

 

 

岛民的淳朴

 

像岛上的酒

 

浓而不烈

 

永远拂人清新

 

 

 

我想  他们必是

 

乘挪亚的方舟而来

 

上帝早已明示

 

他们的血液

 

一如

 

海般豪放

 

岛样宁馨

 

 

 

——————

 

。 在东海诸岛,当地人称春、夏季中的太阳雨为‘来雨’

 

 

 

11、 海岛寺庙

 

 

 

包围于飓风  海啸

 

却依然故我

 

琉璃朱墙下

 

一派从容的宁静

 

 

 

风雨中的寺庙

 

怎不是一颗高贵的心

 

在激情的狂飙中

 

依然保持  优美的韵

 

 

 

 

 

12、 岛

 

 

 

负心的沉疴

 

踉跄避入

 

这烟雨苍茫

 

求雪浪的慰籍

 

求椰荫的清凉

 

 

 

岛啊

 

请许我在此颐养

 

直到 地老天荒

 

 

 

 

 

 

 

 

 

 

 

 

 

 

 

 

 

 

 

 

 

 

 

 

 

 

 

 

 

 

 

 

 

 

 

 

 

 

 

 

 

 

 

 

 

 

 

 

 

 

 

 

 

 

 

 

 

 

 

 

 

 

 

 

 

 

 

 

 

 

 

 

 

 

 

 

 

 

 

 

 

 

 

 

 

 

 

心   愿

 

 

 

不能做一缕丝绢

 

束住她柔柔的秀发

 

不能成一条金链

 

环住她温软的皓腕

 

不能为一只书包

 

携做她夜读的陪伴

 

不能当一柄伞

 

为她遮断骄阳  雨线

 

 

 

上苍不曾

 

偿我这谦卑的心愿

 

却赐我一度

 

与她回眸相视的蜜甜

 

 

 

作一世干渴的回味

 

一世痛楚的缠绵

 

 

 

 

 

 

 

 

 

 

 

 

 

 

 

 

 

 

 

 

 

 

 

 

 

 

 

 

 

 

 

 

 

 

 

 

 

 

 

 

 

 

 

 

 

 

 

 

 

也是成全

 

 

 

不必轻蔑

 

假如  你曾心有所仪

 

身却不能有所归

 

当更深夜阑

 

   梧桐荫下

 

你徘徊的只影

 

不正是

 

他彳亍的孑形

 

 

 

所以  不必

 

拒他以冷漠的笆篱

 

投他以侮慢的利刺

 

 

 

你只需微笑的摇首

 

他或许有温柔的伤心

 

至少  怅然地

 

领味一种  残情的美

 

 

 

 

 

 

 

 

当她的脚步悄悄走近

 

白日的飞尘遽然逃遁

 

为什么灯火不让繁星

 

这人造的光明

 

是曲意供奉

 

以妆点她神秘的珠玉

 

 

 

当她的脚步轻轻走近

 

熟悉的音乐在心头飏起

 

霎时泪光盈盈

 

相信此刻

 

一定有精灵的耳朵  凝神谛听

 

在林深处 仙女起舞

 

翩翩弄起清影

 

相信  还有一双炽热的眼睛

 

把我注视  蓄满前世的深情

 

 

 

当她的脚步悄悄走近

 

我不必再去怯怯地回避

 

唯她  可捉住我沉重的情绪

 

赋之鸟儿的翼  流星的韵

 

在她华美的宫殿玫瑰香的软床

 

我入梦  并翱翔

 

 

 

 

 

 

 

 

 

 

 

 

 

 

 

 

 

 

 

 

 

 

 

 

 

 

 

 

 

 

 

 

 

 

 

孤   帆

 

 

 

水天一线

 

孤帆一点  

 

 

 

流浪的心啊

 

去往何边

 

 

 

看历历故园

 

  残红铺遍

 

览一岸悲欢

 

  尽化云烟

 

 

 

失重的誓言

 

风干的泪眼

 

 

 

西厢灯残

 

红楼梦断

 

 

 

何须待  海枯石烂

 

辜负了  更夜缠绵

 

 

 

意未尽

 

神已黯

 

 

 

去往何边

 

流浪的心啊

 

 

 

孤帆一点

 

水天一线

 

 

 

 

 

 

 

 

 

 

 

 

 

 

 

 

 

 

 

 

 

 

 

 

 

依   然

 

 

 

提及往事

 

细节处

 

你总是不能忆起

 

遂轻轻一摔发梢

 

笑着拂去的

 

决不是歉意

 

 

 

唯我暗饮黄连

 

分不清  应该恨你

 

还是为自己的痴情悲哀

 

——但我恨你

 

恨你的健忘

 

正如恨我的怀旧

 

 

 

可知道啊  女友

 

我依然像从前

 

紧握对你的深情

 

也依然像从前

 

不对你道出一个词

 

尤其当你依然

 

像从前那般  快乐而单纯

 

——但我恨你的单纯

 

施我双倍的伤心

 

 

 

 

 

 

 

 

 

 

 

 

 

 

 

 

 

 

 

 

 

 

 

 

 

 

 

 

 

 

 

 

 

上   海

 

 

 

遥远了  上海

 

不是长长的海岸线

 

是时光恣肆的汪洋

 

 

 

而南京路的霓虹

 

仍是我不灭的梦幻

 

外白渡桥的玉栏

 

密绕我思念的缱绻

 

 

 

迷恋

 

不止于缤纷的色彩

 

更耽于那渊深的内涵

 

 

 

是一间恢宏的剧场

 

但鸦雀无声

 

以沉静的庄严

 

启迪着复杂的思想

 

 

 

是一座浩瀚的博物馆

 

陆离生光

 

贯通扬子江五千年

 

汇集环球东西方

 

 

 

是一艘巨大的船

 

泊于太平洋之西岸

 

坚实  因为合金的甲板

 

雄浑  是朝向大海的气概

 

。。。。。。

 

 

 

遥远了  上海

 

还有当年

 

我青春的采莲船

 

何时能再回来

 

为一株婆娑的悬铃木

 

根植于

 

那傲岸的  外滩

 

 

 

 

 

 

 

 

 

 

 

 

 

 

 

 

 

 

 

 

 

 

 

 

 

 

 

 

 

 

 

 

 

 

 

 

 

 

 

 

 

 

 

 

 

 

 

 

 

 

 

 

 

 

 

 

 

 

 

 

 

 

 

 

 

 

 

 

 

 

 

 

 

 

 

 

 

 

 

 

 

 

 

 

 

 

 

 

 

 

 

 

 

 

 

 

 

细   语

 

 

 

一个秘密的愿望

 

已在我心底

 

蕴埋了很久很久

 

夜静的此刻

 

我终于可以  对你低诉

 

 

 

我不曾  抱太多希求

 

只祈望

 

相握你的手

 

 

 

热血交流

 

驱化心头的寒冻

 

温情慰勉

 

长留生命的春风

 

 

 

相沐着日光

 

相挽起风浪

 

此生此世  更复何求

 

 

 

就是这样

 

请你  给我

 

一双手。。。。。。

 

 

 

 

 

 

 

 

 

 

 

 

 

 

 

 

 

 

 

 

 

 

 

 

 

 

 

 

 

 

 

 

 

 

 

 

 

离   痛

 

 

 

昨夜里北风啸啸

 

裹挟着最后的柔情

 

挣扎于时间的急流

 

我们紧抓着

 

一片圆梦残存的舟楫

 

 

 

到此刻已不能成声

 

惟以满腔情热

 

相吻滚滚珠泪

 

虽说已不止一回

 

却仍如天崩地摧

 

 

 

声声长鸣撕裂心肺

 

隆隆车轮碾碎魂魄

 

 

 

想来生活竟如此荒诞

 

仅仅因为俗务缠身

 

便忍教

 

爱情于流光漫漫间蹉跎

 

春色在渴待的煎熬中毁褪

 

恨无力冲决世俗的篱藩

 

只有朝朝暮暮

 

用思念的长线

 

卷起  一轮又一轮

 

离痛的辗转

 

 

 

 

 

 

 

 

 

 

 

 

 

 

 

 

 

 

 

 

 

 

 

 

 

 

 

 

 

 

 

如  梦  令

 

 

 

一合上双眼

 

心田便无由平静

 

仿如层层冻土

 

在春潮滚滚时复苏

 

 

 

是一只疾归的鸟

 

每临夜色

 

你便从天边启程

 

往复穿越

 

我黯黯的梦云

 

恣意的舞态将我撩拨

 

不断的尖啸把我刺痛

 

当我如渴地张开双臂

 

你偏于倏忽间

 

远走高飞

 

 

 

不禁失声呐喊

 

惊破夜幕沉沉

 

为什么  你还来骚扰

 

 

 

难道你天赋的闲致

 

是要令我

 

夜复一夜地

 

寒梦惊魂

 

悲泣似哽

 

 

 

 

 

 

 

 

 

 

 

 

 

 

 

 

 

 

 

 

 

 

 

 

 

 

 

 

 

 

 

 

 

 

 

 

 

第四辑

 

 

 

那销魂的郁金香

 

那造梦的琥珀色

 

 

 

 

 

 

 

 

 

 

 

 

 

 

 

 

 

 

 

 

 

 

 

 

 

 

 

 

 

 

 

 

 

 

 

 

 

 

 

 

 

 

 

 

 

 

 

 

 

 

 

 

 

 

 

 

 

 

 

 

 

 

 

长  江  咏

 

 

 

应该叹服

 

这意志的铁流

 

为一首歌觅尽知音

 

为一种信念找到归宿

 

只是执著

 

 

 

没有人知道

 

那最初的历程

 

艰辛的创业年代

 

孤独的

 

曾以怎样的顽韧

 

翻越高山云路

 

凿穿峡谷叠嶂

 

又以怎样的苦心

 

犁开冰冻原野

 

遍播生命绿火

 

 

 

悠悠万年

 

恒踏着  从容不迫的节奏

 

因为双肩所担

 

是雪山的巍峨

 

大海的辽阔

 

早已把它们兼糅

 

故而有

 

矜持的澎湃

 

雄浑的冷漠

 

 

 

看透了贵贱宠辱

 

阅尽了悲欢离合

 

只是滚滚复滚滚

 

挟五千年智慧的沙

 

愚昧的泥

 

 

 

横流天下

 

 

 

 

 

 

 

 

 

 

 

 

 

 

 

 

 

火凤凰

 

 

 

我是一只火凤凰

 

焚化  是原始的渴望

 

只要

 

煎痛为代价

 

换取新生的彩华

 

熊熊焰光

 

染就我金色翅膀

 

只要

 

生命呈完美的意象

 

我断无犹疑

 

一千次地

 

投入火场

 

 

 

 

 

 

 

 

 

 

 

 

 

 

 

 

 

 

 

 

 

 

 

 

 

 

 

 

 

 

 

 

 

 

 

 

 

 

 

 

 

 

 

 

 

 

 

 

 

 

 

 

 

 

 

 

 

 

 

 

既然有条条路线

 

可以通达峰顶

 

何须斤斤计较

 

大路  捷径

 

 

 

如果一举足

 

就迈上一条荒僻的小道

 

或者中途  误入险境

 

大可不必  轻言不幸

 

 

 

人迹罕至处

 

偏有无限风景

 

汗水的代价

 

换取意外珍奇

 

所以

 

即使迷踪  不必灰心

 

偶一失足

 

也无须耿耿于怀

 

 

 

正因沿途设置了悬念

 

人生  才富于诱人的魅力

 

 

 

 

 

 

 

 

 

 

 

 

 

 

 

 

 

 

 

 

 

 

 

 

 

 

 

 

 

 

 

 

 

 

 

 

 

 

 

青  梅  记

 

 

 

每当爆竹声声

 

硝烟中

 

便有她花团似的面影

 

 

 

从不能揣想

 

她长大的模样

 

每一念及  她依旧

 

是秋千上的小精灵

 

 

 

草蜢  纸船  和风筝

 

早已飘逝于

 

岁月的云间

 

只有那枝

 

转学时相赠的青梅

 

还时时在心底 泛起清香

 

 

 

邻家的女孩

 

她今安在

 

 

 

 

 

 

 

 

 

 

 

 

 

 

 

 

 

 

 

 

 

 

 

 

 

 

 

 

 

 

 

 

 

 

 

 

 

 

 

 

 

 

 

 

 

感激(之一)

 

 

 

难得你如此宽厚

 

因为你占尽了优势

 

你说

 

让我们还做朋友吧

 

那种永远的

 

 

 

爱你  已不能自拔

 

又怎忍拂逆

 

你满眶的热诚

 

遂苦笑应承

 

如果这样能够

 

能够平衡你微憾的心情

 

 

 

反正这颗痴心

 

早已做定你的阶下囚

 

怎生发配

 

还不是由你

 

 

 

再道一声感激

 

对你优雅的仁慈

 

 

 

 

 

 

 

 

 

 

 

 

 

 

 

 

 

 

 

 

 

 

 

 

 

 

 

 

 

 

 

 

 

 

 

 

 

 

 

 

 

感激(之二)

 

 

 

是满满的一觞酒

 

那种最醇最烈的

 

只要醉过一次

 

便会无穷回味

 

 

 

那销魂的郁金香

 

那造梦的琥珀色

 

 

 

从此世上

 

别无琼浆玉液

 

 

 

由是复杂的恨意间

 

其实  也掺夹了一份

 

无言的感激

 

 

 

昙花一现

 

流星一瞬

 

而我的生命

 

一度光华璀璨

 

 

 

因你 今生足慰

 

 

 

 

 

 

 

 

 

 

 

 

 

 

 

 

 

 

 

 

 

 

 

 

 

 

 

 

 

 

 

 

 

 

 

 

 

 

 

 

 

 

 

 

如果离他而去

 

是因了爱情之外的原因

 

那么

 

你是否也时时阵痛

 

因他隐忍的创伤

 

 

 

当很老很老

 

有一天忽然邂逅

 

讶然对以苍颜皓首

 

 

 

耳畔血枫飒飒

 

脚下遍布残红

 

 

 

伫足相睇

 

他那宽厚的微笑

 

莫不是经久的酸辛

 

西风呜咽

 

怎不是往事的幽泣

 

 

 

多少年来

 

你真的有过 泰然的心境

 

岁月的积尘

 

究竟能否掩起

 

那一泓至纯的深情

 

 

 

 

 

 

 

 

 

 

 

 

 

 

 

 

 

 

 

 

 

 

 

 

 

 

 

 

 

 

 

 

 

雪  景

 

 

 

飘飘的是思念

 

厚厚的是记忆

 

蜇守这清寂的一隅

 

感情静静地沉淀

 

 

 

捧起来

 

每一片往事都是惊心的惨白

 

每一缕情愫都是透骨的寒冷

 

想如何能

 

把这漫空冤孽尽化解

 

除非是

 

另一个春天

 

 

 

另一个春天

 

会否太远?

 

冰封的感觉

 

已将我迫到

 

脆裂的边缘

 

 

 

 

 

 

 

 

 

 

 

 

 

 

 

 

 

 

 

 

 

 

 

 

 

 

 

 

 

 

 

 

 

 

 

 

 

 

 

 

 

 

 

 

 

绯   闻

 

 

 

曾有一段绯闻

 

流行于

 

二十年前的街头巷尾

 

为此  我们都竭尽辩词

 

并相互远远地回避

 

 

 

再回首

 

是夜色如梦的今夕

 

四目相视  不觉泪雨淋淋

 

竟轻易地证实

 

当年  那盛极一时的风闻

 

 

 

艾艾怨怨亦枉然

 

究系谁之罪

 

 

 

应付别人

 

也草草地应付了自己

 

人生

 

一场自导自演的木偶戏

 

 

 

 

 

 

 

 

 

 

 

 

 

 

 

 

 

 

 

 

 

 

 

 

 

 

 

 

 

 

 

 

 

 

 

 

 

 

 

 

 

 

 

归   来

 

 

 

站在这光景依旧的木屋前

 

尘与泪满面

 

 

 

在远山

 

已听见你深深的呼唤

 

风尘困顿的我  如梦初觉

 

恍知道  至少

 

你  还在把我等待

 

 

 

记得相别时

 

你用凝注的泪眼告诉我

 

只有你

 

是我这不安份的心

 

永久的家园

 

 

 

弹指数蹉跎

 

都是我之错

 

一时豪气千云

 

踏上荆途漫漫。。。。。。

 

 

 

归来了

 

我终于归来

 

在一个风雪的向晚

 

喜愧交加的跫音

 

应验你慧质的箴言

 

 

 

 

 

 

 

 

 

 

 

 

 

 

 

 

 

 

 

 

 

 

 

 

 

 

 

 

 

 

 

花束上的赠语

 

 

 

问候你

 

采一束康乃馨

 

(只要你能收到

 

不必我亲手转交)

 

曾记否年轻时

 

你的歌  我的琴

 

在晨雾的湖畔  桃林

 

虽然早已分手

 

恨意却已淡漠

 

而痴情的我

 

究竟不曾割舍

 

对你牵挂的丝缕

 

借此问讯

 

你如飞蝶样

 

飘忽的消息

 

 

 

 

 

 

 

 

 

 

 

 

 

 

 

 

 

 

 

 

 

 

 

 

 

 

 

 

 

 

 

 

 

 

 

 

 

 

 

 

 

 

 

 

 

 

 

 

 

 

 

老   年

 

 

 

毕竟日添了老花度数

 

清晰的只有远景

 

近处都是昏花一抹

 

 

 

每当惆怅地回望来路

 

便依然看见

 

晴空里风筝飞舞

 

是我童年的翅膀

 

追戏彩云的霓裳

 

还看见

 

初恋的早春碧野

 

记得她

 

艳若桃李

 

 

 

后来的事便逐渐模糊

 

恍恍惚惚

 

仿如长途列车上的恹睡

 

偶尔悚然一醒  已是

 

雪丝千条  步履踉跄

 

 

 

有谁说过

 

人生如白驹过隙

 

也只有到此刻  方能验证

 

 

 

当我以每况愈下的视力

 

眺望秋雨黄昏的归程

 

 

 

 

 

 

 

 

 

 

 

 

 

 

 

 

 

 

 

 

 

 

 

 

 

 

 

 

 

最 后 的 心 情

 

 

 

我只想知道  此刻

 

当可怕的风疫也扫荡了海岸

 

当惊悸的人们纷传我的凶讯

 

她  是否依然坚地

 

凭栏临海

 

把我等待  一如从前

 

 

 

一如从前  那么

 

即使在这蛮荒的远岛

 

开始数生命最后的读秒

 

我也微笑  且安然

 

 

 

 

 

 

 

 

 

 

 

 

 

 

 

 

 

 

 

 

 

 

 

 

 

 

 

 

 

 

 

 

 

 

 

 

 

 

 

 

 

 

 

 

 

 

 

 

 

 

 

 

 

 

 

 

 

 

 

 

 

 

 

第三部

 

 

 

面  具

 

 

 

 

 

 

 

 

 

 

 

 

 

 

 

 

 

 

 

 

 

 

 

 

 

 

 

 

 

 

 

 

 

 

 

 

 

 

 

 

 

 

 

 

 

 

 

 

 

 

 

 

 

 

 

 

 

 

 

 

 

 

 

 

 

 

 

 

 

 

 

 

 

 

 

 

 

第一辑

 

 

 

此情不老人易老

 

空置了歌台舞榭

 

 

 

 

 

 

 

 

 

 

 

 

 

 

 

 

 

 

 

 

 

 

 

 

 

 

 

 

 

 

 

 

 

 

 

 

 

 

 

 

 

 

 

 

 

 

 

 

 

 

 

 

 

 

 

 

 

 

 

 

 

 

 

 

 

 

 

 

 

 

 

花  之  心

 

 

 

悱恻

 

在春深处

 

我的香艳已经太浓太重

 

独自不堪负担

 

而急于交托

 

 

 

可意中人呀

 

你何以总是

 

迟迟复迟迟

 

时而又时隐

 

竟无视 我望眼欲穿

 

 

 

望眼欲穿

 

惟恐这良辰美景

 

都被你迤逦错过

 

风尘  将我埋没

 

 

 

 

 

 

 

 

 

 

 

 

 

 

 

 

 

 

 

 

 

 

 

 

 

 

 

 

 

 

 

 

 

 

 

 

 

 

 

 

 

 

 

 

 

 

 

 

 

虚   荣

 

 

 

是他的冷漠让你忿闷

 

也是你的傲慢令他伤神

 

莫道你愁肠百结

 

可曾睹

 

他形容黯黯憔悴损

 

 

 

是任性的你们

 

任谁  也不肯施一步恭让

 

也许就是这一步的铺陈

 

钨灯下  便会有

 

高潮的音乐

 

淋漓的真情

 

 

 

此情不老人易老

 

空置了歌台舞榭

 

 

 

当你终于可以  似小鸟依人

 

他已然如鸿鹄远遁

 

渔歌唱晚时  唤起往昔

 

抚然追起

 

那骄悍的年轻

 

 

 

 

 

 

 

 

 

 

 

 

 

 

 

 

 

 

 

 

 

 

 

 

 

 

 

 

 

 

 

 

 

 

 

 

 

 

 

十字路口

 

 

 

每每有些这样的时候

 

无意间来到

 

生活的十字路口

 

免不了左顾右盼  略费踌躇

 

但很快  即被命运之手

 

推入一条陌生的畏途

 

 

 

此刻

 

欢乐的高潮才刚刚过去

 

酣畅的余味尚在周体洋溢

 

而脚下  却是无边荆棘

 

随之怀旧的情绪

 

如野生的藤蔓

 

紧紧纠缠着灰冷的意志

 

令进军的旗帜萎靡

 

 

 

直到  多年以后

 

才会明白

 

这种转折的意义——

 

 

 

冒险的刺激

 

注入血液以新的活力

 

曲折的里程

 

延长了生命

 

而崎岖的牵引

 

更使心灵通向

 

宇宙无极的深沉。。。。。。

 

 

 

忽然便微笑自语

 

幸亏当时

 

 

 

 

 

 

 

 

 

 

 

 

 

 

 

 

 

 

 

 

 

 

 

 

 

 

不能挽留你

 

因为我瘠薄的财富

 

只是一柄伞

 

在阵袭的风雨中

 

有幸

 

分担你的危难

 

 

 

一段短短的步程

 

一幅窄窄的空间

 

一次大可以忽略不计的

 

偶然

 

 

 

你当然忘却了

 

只在含笑的挥手之际

 

 

 

而于我的心坎

 

却插下一面小小的旗

 

每值雨天

 

便恍惚地  摇曳顾盼

 

 

 

 

 

 

 

 

 

 

 

 

 

 

 

 

 

 

 

 

 

 

 

 

 

 

 

 

 

 

 

 

 

 

 

 

 

 

 

 

 

 

 

毕   竟

 

 

 

毕竟还是一声晴天霹雳

 

毕竟还是一记千斤重锤

 

震裂心鼓  摧折魂旌

 

 

 

当无情的事实终于天降

 

并不是早已预备的那样

 

并不是草草几句

 

就可以把所有的昨日

 

释为一缕淡淡的烟云

 

 

 

毕竟痴痴切切地溺情一场

 

聚如生  别如死

 

 

 

 

 

 

 

 

 

 

 

 

 

 

 

 

 

 

 

 

 

 

 

 

 

 

 

 

 

 

 

 

 

 

 

 

 

 

 

 

 

 

 

 

 

 

 

 

 

 

 

 

 

 

 

人   心

 

 

 

人心

 

是一汪无底的泥沼

 

很轻易地

 

便将自我沦陷

 

把人与人隔开的

 

决非山高路远

 

是一条条

 

诸如误解的鸿沟

 

许多看似无量的深堑

 

当时间的长河流过

 

会顷刻间弥合

 

而那些并不起眼的沟渠

 

却永久地  对立

 

 

 

彼此的心怨

 

势若无形冰山

 

整季的春风夜不曾摇动

 

直到

 

满头覆盖了冰山的色素

 

尚自恨声喃喃

 

尚自  死不瞑目


陈破空论天下,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