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绯闻(四)

绯闻(四)

 

飞   蛾

 

 

 

追求光明

 

一回回在炽热中焚身

 

翱翔的直线

 

是除死方休的写意

 

 

 

生的本能

 

便是热爱光明

 

惟实现天性

 

方符合生之命题

 

与其扼抑渴望  作蛰伏之困

 

不如豁上生命  成欢乐之飞

 

以最后一跃的姿式

 

高树起

 

爱与自由的坚碑

 

 

 

 

 

 

 

 

 

 

 

 

 

 

 

 

 

 

 

 

 

 

 

 

 

 

 

 

 

 

 

 

 

 

 

 

 

 

 

 

 

 

 

 

 

 

 

 

 

 

 

 

 

牡   丹

 

 

 

只能遥遥注视

 

让激情暗自汹涌

 

 

 

心中的慰意才驻须臾

 

便羞愧地低下头来

 

你是那般高贵

 

以我贫瘠的身家

 

怎堪与你相形

 

 

 

常在权贵的私邸

 

放射你奢华的冷艳

 

每一回触目

 

直令我晕旋

 

空洒热泪几多

 

惟夜莺能解

 

 

 

如果我是东风

 

可与你偶尔相拥么

 

若我是白露

 

可与你片刻相守吧

 

而我只是啊

 

一个褴褛的流浪汉

 

 

 

 

 

 

 

 

 

 

 

 

 

 

 

 

 

 

 

 

 

 

 

 

 

 

 

 

 

 

 

 

 

 

 

 

 

 

 

 

 

 

明知道

 

天亮的时候

 

谜底终将揭开;

 

明知道

 

那明朗的时刻

 

必将到来

 

 

 

可我不耐

 

想了解

 

春水涨潮的原因

 

想破译

 

秋叶褪红时的呢喃

 

想探究

 

她那极浅的微笑里含蕴的意味

 

想参透

 

她回眸间为何匆匆而又幽怨

 

 

 

故而急切地张望

 

启明星已否出发

 

来催促夜昼更替

 

风已否扬蹄

 

来扫荡漫天黑云

 

 

 

不耐更鼓的敲

 

不耐夜虫的鸣

 

不耐而注定要久候的我

 

如何才能

 

捱到天明

 

 

 

 

 

 

 

 

 

 

 

 

 

 

 

 

 

 

 

 

 

 

 

易水寒

 

 

 

人们为你送行

 

想不只有悲慨

 

应似征鼓般感奋

 

为你  胸怀铁胆

 

奋击暴秦泰山般的不可一世

 

 

 

临别了  壮士

 

让我们再为你歌一曲

 

歌声浩荡如大风之潇潇

 

再为你把一觞

 

酒气似血  驱化易水的寒凉

 

 

 

就那般  决断地

 

掉首西向么

 

寒风鼓荡  袍袖洒洒

 

鹅雪伴舞  佩剑铿锵

 

可曾回首——

 

牧童短笛的故乡

 

娇娇浴泪的女郎

 

 

 

两千年了

 

你一去不还

 

直冷落  万里山川

 

 

 

 

 

 

 

 

 

 

 

 

 

 

 

 

 

 

 

 

 

 

 

 

 

 

 

 

 

 

 

 

 

 

 

 

 

 

一声沉重的叹息

 

呼出积年的心郁

 

总是在劳碌的间隙

 

突然间失神凝止

 

二十年了  为什么

 

那一袭红衣

 

还在眼前恍惚

 

不是早已割绝了留恋

 

不是当初  就一咬牙扭首

 

难道这漫漫一生

 

和这一颗百结的心

 

就只是系着  系着

 

那一度温柔的缠绵

 

 

 

 

 

 

 

 

 

 

 

 

 

 

 

 

 

 

 

 

 

 

 

 

 

 

 

 

 

 

 

 

 

 

 

 

 

 

 

 

 

 

 

 

 

 

 

 

 

 

 

 

 

 

 

婚   誓

 

 

 

迎亲的队伍早就出发了

 

长长的彩列

 

从摇篮直达洞房

 

而我们相遇

 

却历经了千山万水

 

直到那个缘定的时辰

 

 

 

为着彼此完整的拥有

 

也为着天父郑重地嘱托

 

我们借世俗的形式  结合

 

从此   新娘啊

 

我们与共甘辛

 

 

 

在我们同舟的航程上

 

愿婚礼吉祥的红色

 

永不要褪去

 

即使漫空阴霾

 

也愿你的玉靥

 

长驻新婚喜庆的晕辉

 

 

 

不免会有眼泪

 

那只是

 

相思的煎熬  关切的柔怜

 

决无一星半点

 

衰草的软弱  秋叶的败卷

 

 

 

在考验的冬季

 

只要我们分清

 

爱情覆雪的坚峰

 

和俗世骄恣的冰层

 

 

 

而快乐的日子

 

我们倍加珍惜

 

为生长的爱

 

不懈地施以阳光  春雨

 

 

 

结合  为了使爱深入

 

所以

 

让我们充实每一个细节

 

用探询  理解  默契

 

精心谱写每一阕乐章

 

以真挚  信任  温情

 

 

 

如果此生不够

 

就把同台的节目表

 

延长到来世

 

再现那古老的传说

 

关于比翼鸟  连理枝

 

 

 

如果你都同意

 

新娘啊

就请给我你的手吧

 

人们静候已久

 

炮竹就要炸响

 

鼓乐就要长鸣

 

 

 

给我你的手

 

让我们庄重地

 

缔结姻盟

 

 

 

 

 

 

 

 

 

 

 

 

 

 

 

 

 

 

 

 

 

 

 

 

 

 

 

 

 

 

 

 

 

 

 

 

 

 

 

 

 

 

 

 

 

 

 

 

 

 

 

出家者言

 

 

 

既然

 

情切时密雨般的热吻

 

都已冰凝

 

既然

 

痛别处奔溪似的眼泪

 

都已风干

 

 

 

既然

 

誓言的坚礁  坍为泥沙

 

如花的美眷  鸿飞冥冥

 

 

 

既然

 

四目相及

 

是冷铁样的陌生

 

摩肩而过

 

有雪刃似的惊悸

 

 

 

如何还能迷信

 

神话的爱情

 

 

 

于是甘愿

 

在古寺的清灯下

 

独品木鱼的寂韵

 

在旷黑的荒滩

 

默会沧海的情致

 

 

 

 

 

 

 

 

 

 

 

 

 

 

 

 

 

 

 

 

 

 

 

 

 

 

 

 

 

 

 

临终者言

 

 

 

都说地球是圆的

 

却从未认真理会

 

只有到此刻

 

方能确凿验证

 

 

 

环球一周

 

又返到最初的起点

 

全部旅程都是浮光掠影

 

一切记忆只是过眼云烟

 

 

 

从前一无所有

 

而今更是  两手空空

 

 

 

 

 

 

 

 

 

 

 

 

 

 

 

 

 

 

 

 

 

 

 

 

 

 

 

 

 

 

 

 

 

 

 

 

 

 

 

 

 

 

 

 

 

 

 

 

 

 

 

 

 

 

 

 

 

那一天

 

 

 

从来不曾遥远

 

那一天

 

 

 

淡妆的新月

 

浓化的心田

 

 

 

感觉自此不变

 

季节定型了

 

少年的脸

 

 

 

纵使音隔重洋

 

纵使梦锁关山

 

冥冥中

 

自有梦魄相牵

 

 

 

眼神依旧关注

 

细语犹在耳边

 

 

 

难为似水流年

 

春江水还暖

 

 

 

那一天

 

成为  永远

 

 

 

 

 

 

 

 

 

 

 

 

 

 

 

 

 

 

 

 

 

 

 

 

 

 

 

 

 

 

 

 

 

 

 

 

 

 

 

 

 

第二辑

 

 

 

我不是腊梅花

 

怎能一味含笑

 

对你冰冷的面孔

 

 

 

 

 

 

 

 

 

 

 

 

 

 

 

 

 

 

 

 

 

 

 

 

 

 

 

 

 

 

 

 

 

 

 

 

 

 

 

 

 

 

 

 

 

 

 

 

 

 

 

 

 

 

 

 

 

 

 

 

 

 

 

 

 

 

 

 

 

冬   季

 

 

 

阳光并未远去

 

灯火辉煌如昔

 

然而  心底

 

阵阵寒意

 

 

 

终究要分离

 

我们逃不过冬季

 

行程万里

 

缘份已消耗殆尽

 

 

 

飞雪封锁了前程

 

浪漫冻结成冰

 

生命的河流凝滞了

 

在重冰下

 

黯哑地喘息

 

 

 

道别吧

 

听  耳畔

 

已响彻风雨的追击

 

 

 

将感情各自保存

 

从此  各奔东西

 

 

 

保存——

 

春花的香气

 

秋月的清洌

 

连同我们自己

 

可怜而渺小的一躯

 

 

 

冬季

 

注定分离

 

 

 

 

 

 

 

 

 

 

 

 

 

 

 

 

 

 

 

学生时代

 

 

 

图书馆里心不在焉

 

编织了无数

 

台灯一样粉红色的梦

 

为留待日后  一一简省

 

像急行军中

 

注定要舍弃的  辎重

 

 

 

总是在课间

 

眼保健操的旋律中

 

闭幕祈祷  快快毕业吧

 

好把沉重的功课

 

一古脑解脱

 

(也不想那时

 

更有烦冗的负荷)

 

 

 

目光交接处

 

心如撞鹿

 

渴待一种更温馨的慰籍

 

偏是表情不供使唤

 

怎奈一次又一次错掠

 

心浪拍击的瞬间

 

为了装璜

 

一个带长字的名号

 

跻身竞选  慷慨陈词

 

以夸张的激情

 

驾驭假想的风云

 

 

 

最难捱星期六的下午

 

排遣不尽闲愁

 

运用了一支支啤酒后

 

更觉  心像酒瓶一样

 

虚空

 

也想到要炮制一点艺术

 

比如话剧小品或者什么

 

闭门造车地折腾

 

不外乎

 

幼稚的涂鸦

 

 

 

一度又一度

 

杜鹃花艳了再落

 

落满  校墙后的野山坡

 

必定要隔着遥遥的距离

 

此刻   才依依回首

 

唉  我的学生时代

 

 

 

 

 

 

 

 

 

 

 

 

 

 

 

 

 

 

 

 

 

 

 

 

 

 

 

 

 

 

 

 

 

 

 

 

 

 

 

 

 

 

 

 

 

 

 

 

 

 

 

 

 

 

 

 

 

 

 

 

 

 

 

 

 

 

 

 

 

 

 

 

 

 

 

 

 

 

 

忆江南

 

 

 

黯回首

 

烟雨楼外楼

 

晓燕拾春妆翠柳

 

对镜西子梳新愁

 

花伤黄昏后

 

 

 

千年画意如故

 

万里诗情依旧

 

 

 

难收

 

游子心潮钱塘口

 

归梦云悠悠

 

 

 

 

 

 

 

 

 

 

 

 

 

 

 

 

 

 

 

 

 

 

 

 

 

 

 

 

 

 

 

 

 

 

 

 

 

 

 

 

 

 

 

 

 

 

 

 

 

 

 

 

 

 

 

 

 

天   问

 

 

 

不敢道半句不敬

 

对您  我至高无上的主

 

然而我怯生生地

 

想问一句——

 

 

 

你的意志

 

是否像一个

 

随兴所至的玩童

 

 

 

当您跑过初夏的河滨

 

您的欢乐

 

是折断一只蜻蜓的翅

 

掏毁它蔚蓝色的梦

 

而在阴雨的篱下

 

您微笑的情绪之波

 

便将处死一光

 

为生存而吃力跋涉的蜗牛

 

 

 

如果是这样  上帝

 

我将对您敬而远之

 

无甚奢望

 

只欲  静静地安度一生

 

只要您能把我

 

完整的忽略

 

 

 

 

 

 

 

 

 

 

 

 

 

 

 

 

 

 

 

 

 

 

 

 

 

 

 

 

 

 

 

 

 

实   情

 

 

 

我不是忘忧草

 

怎堪长久忍受

 

你漠然的忽视

 

 

 

我不是腊梅花

 

怎能一味含笑

 

对你冰冷的面孔

 

 

 

我不是蝴蝶

 

怎容你

 

忽儿嬉戏  忽儿逐赶

 

而我依旧悦你

 

以轻盈的舞姿

 

 

 

我不是山泉

 

怎容你一次次地飞来

 

饮尽我的深情

 

又飞离

 

 

 

我不是一叶轻舟

 

在你  变幻不定的情感波澜间

 

颠覆

 

 

 

 

 

 

 

 

 

 

 

 

 

 

 

 

 

 

 

 

 

 

 

 

 

 

 

 

 

 

 

 

 

 

 

 

 

大风歌

 

 

 

高山做我琴

 

大风为我歌

 

 

 

驾飞云的征帆

 

击战鼓于洪波

 

 

 

东去  东去

 

在海天的极阔

 

我欲做

 

一头恣任的蛟龙

 

 

 

 

 

 

 

 

 

 

 

 

 

 

 

 

 

 

 

 

 

 

 

 

 

 

 

 

 

 

 

 

 

 

 

 

 

 

 

 

 

 

 

 

 

 

 

 

 

 

 

 

 

 

 

 

 

 

 

 

 

 

 

愿   否

 

 

 

如果我是雪岭

 

你愿否  是极寒里

 

一颗孤零的小草

 

如果我是沙漠

 

你愿否  是无垠中

 

一片浅浅的绿洲

 

如果我是旷夜

 

你愿否  是漆黑间

 

一豆不灭的灯苗

 

如果我是绝崖

 

你愿否  是断壁上

 

一掬清澈的滴泉

 

 

 

如果你能

 

不弃我的艰涩

 

而独喻我的搏大

 

我怎不予你百倍的回报

 

冰硬的面孔

 

尽化为怜爱的温情

 

傲岸的身躯

 

臣服于你美丽的柔小

 

 

 

 

 

 

 

 

 

 

 

 

 

 

 

 

 

 

 

 

 

 

 

 

 

 

 

 

 

 

 

 

 

 

 

 

 

 

 

假   如

 

 

 

当两情缱绻

 

当热唇胶吮

 

亲爱的  假如

 

就在此刻

 

一场灾厄横落

 

生生隔开你和我

 

从此音断讯绝

 

分处茫茫星河的两极

 

不能相聚

 

甚至不能相望!

 

 

 

假如  这并非假如

 

而是石确金真

 

那么

 

是否仍能共有

 

 

 

一种爱的信念  和

 

一腔血的  忠诚

 

 

 

 

 

 

 

孤   立

 

 

 

   ———观苏联电影《稻草人》

 

 

 

只有当你也加入了

 

背叛者的行列

 

孤立的重垣

 

始告竣工

 

 

 

去吧

 

我曾用生命钟爱的人

 

不必掩面

 

我真的为你生怜

 

别人是由了敌意或误解

 

而你是因了恐惧

 

 

 

只有到此刻

 

方造就真的勇士

 

一身牵挂抖落

 

再也没有什么可顾恋

 

大踏步向前

 

迎着四围的刀从

 

冷冷的目光穿透人群

 

穿透  世纪的灰云

 

 

 

 

 

 

 

 

 

 

 

 

 

 

 

 

 

 

 

 

 

 

 

 

 

 

 

 

 

 

 

 

 

 

 

 

 

 

 

 

我敲着一扇不应的门

 

在秋季的最后一个黄昏

 

 

 

有人说

 

你曾把我等待

 

在这扇门后

 

寂寥中  听屋檐的雨滴

 

 

 

我动身太迟

 

又错过了车次

 

竟与你擦肩而过

 

 

 

那么多日子里频繁过往

 

两颗心

 

却运转于绝缘的轨迹

 

(只怪我  尽埋头惯性的忙碌)

 

 

 

说走就走  也太匆匆

 

甚至不能赶上

 

一个遥遥的目送

 

夜色迷离中

 

熟识的你

 

从此  湮没

 

 

 

 

 

 

 

 

 

 

 

 

 

 

 

 

 

 

 

 

 

 

 

 

 

 

 

 

 

 

 

 

 

 

 

世   界

 

 

 

比想象的大

 

比期望的小

 

 

 

心的使命

 

是一只忙碌的渡船

 

往复于

 

惊喜与失落的  两岸

 

 

 

 

 

 

 

 

 

 

 

 

 

 

 

 

 

 

 

 

 

 

 

 

 

 

 

 

 

 

 

 

 

 

 

 

 

 

 

 

 

 

 

 

 

 

 

 

 

 

 

 

 

 

 

 

 

 

 

 

 

 

 

 

 

 

 

故   事

 

 

 

你说为我构思一篇小说

 

我便洗耳恭听

 

你说题材是爱情

 

我也依从

 

具体的章节呢

 

你却只写了开头

 

过程和结局

 

都没有道明白

 

然后就起身告辞

 

留我一人

 

于烛影下枯坐

 

 

 

也不知坐了多久

 

我忽然省悟

 

原来结局就是

 

你月光下的背影

 

首尾都由你限定

 

其间的内容

 

是不是

 

就凭任我的幻想

 

去发挥

 

 

 

 

 

 

 

 

 

 

 

 

 

 

 

 

 

 

 

 

 

 

 

 

 

 

 

 

 

 

 

 

 

 

 

 

 

 

 

 

 

长  恨  歌

 

 

 

原是两个人的脚本

 

却派生出这多闲杂的角色

 

恨泥沙惧下

 

清泉顿成浊水

 

 

 

分明只须四目交注

 

心灵的谜底便昭然若揭

 

缘何又要

 

参考别人的眼色

 

 

 

本是一个简明的主题

 

只需轻问一声  爱否

 

可恨有比比世俗的参数

 

故做  繁琐的论证

 

 

 

恨只恨

 

偏于此刻放弃

 

纵然命运惊险成了一线天

 

紧跨一步

 

怎不是万里晴云

 

 

 

如果是早已不能承受

 

为何不大声诉说

 

(我何曾刻意挽留)

 

只这般悄自隐退

 

忍教一颗忧心

 

我漆色中摸索

 

直到  有刺耳的黠笑

 

发自幽深的暗角

 

这才  冷汗涔涔

 

 

 

不堪回首

 

那一片故园

 

曾芳草茵茵

 

自从  你的玉手

 

采撷了它的花朵

 

你的馨香

 

拂过它的竹篱

 

满苑春色  便只为你

 

而当你只是风样的掠过

 

在你身后  此刻

 

一地枯黄  纷纷落英

 

 

 

那玉色剥落的长阶

 

曾记载多少  夜半私语

 

或愿远弃尘嚣

 

化成蝶双飞

 

或愿匿去行踪

 

为一对相依草

 

声犹萦耳  絮絮如昨

 

海誓山盟

 

却已是苔痕斑驳

 

 

 

长相思   长相恨

 

很不能抹尽

 

旧日风景

 

 

 

一度不舍

 

紧牵着梦幻的风筝

 

八方探测  你翩然的归讯

 

期如从前

 

你一次次飘临的神奇

 

一次次温柔的重复

 

那一个圣洁的字

 

 

 

怎恨

 

云影深深  雁来雁往

 

终不见

 

你飘飘的霓裳

 

 

 

就这样  就这样

 

挨过  季复一季的萧索

 

我走向

 

亘古的荒凉

 

 

 

 

 

 

 

 

 

 

 

 

 

 

 

 

 

 

 

 

 

 

 

 

 

 

 

 

 

第三辑

 

 

 

雾渐迷濛

 

裹你的音容

 

归于永恒的寂静

 

 

 

 

 

 

 

 

 

 

 

 

 

 

 

 

 

 

 

 

 

 

 

 

 

 

 

 

 

 

 

 

 

 

 

 

 

 

 

 

 

 

 

 

 

 

 

 

 

 

 

 

 

 

 

 

 

 

 

 

 

 

 

 

 

 

 

 

 

 

 

 

行过多少路

 

渐渐地不可胜数

 

每一到站  只是新的起点

 

每一回首  都有复杂的感慨

 

几多云锁雾障

 

又几番峰回路转

 

而前方  仍山迢水远

 

 

 

长途间忆不清人头趱趱

 

而没有一人  可同至终点

 

想来  万般牵挂

 

恰似云烟

 

千般恩怨  也只如雪絮

 

枉自一场飞卷

 

 

 

每当我驻足小憩

 

同时瞻顾旧路新程

 

心  更像山泉样清澈

 

我不过是  一个匆匆过客

 

在大自然的永恒中穿行

 

仿佛一粒微尘

 

浪迹于天地

 

我一无所有

 

只这倏忽的踪影

 

 

 

 

 

 

 

 

 

 

 

 

 

 

 

 

 

 

 

 

 

 

 

 

 

 

 

 

 

 

 

 

 

 

 

 

 

 

我觉得有什么话

 

要对你说

 

在那段同行的石径上

 

红花正开满

 

我想有一束

 

该插上你的发缎

 

 

 

当你深深地凝着我

 

我想说的  忽儿语塞

 

太费力猜你眼底的意蕴

 

又罗列了好多求证的公式

 

直到  你眸间

 

落下纷纷的晶莹

 

 

 

我还没有猜出吗

 

你已黯然转身

 

裙幅挟了西风  转瞬

 

化一朵远瓢的云

 

 

 

该是我饮泣的时候

 

雾渐迷濛

 

裹你的音容

 

归于永恒的寂静

 

 

 

 

 

 

 

 

 

 

 

 

 

 

 

 

 

 

 

 

 

 

 

 

 

 

 

 

 

 

 

 

 

 

 

 

 

想   念

 

 

 

想你时

 

枯坐在灯下

 

不忍翻开金装的影集

 

不知那些静止的形象

 

会怎样触痛

 

我渴望的神经

 

 

 

想你时

 

推开纱窗

 

卷起一帘春雨

 

似你飘飘的发丝

 

温馨地  拂于颊上

 

细细地  沁入心底

 

 

 

想你时

 

在冬季的山巅

 

轻声呼唤你的名字

 

于是看见  重云漫开处

 

你缓缓回眸

 

朝我绽放

 

一朵无声的微笑

 

 

 

 

 

 

 

 

 

 

 

 

 

 

 

 

 

 

 

 

 

 

 

 

 

 

 

 

 

 

 

 

 

 

 

 

 

 

 

 

 

假性近视

 

 

 

是你头顶的光环

 

令我眩目

 

况且人们都趋之若鹜

 

我怎能再迟疑

 

匆忙间涂改了心情

 

 

 

当所有的竞争者纷如鸟兽尽

 

(他们去时无不投下妒恨的冷瞥)

 

你终于成为

 

我独家拥有的战利品

 

 

 

而转身之际

 

却忽然惶恐

 

我如何才能安置

 

一尊如此辉煌的摆设

 

为着捍卫你的光芒

 

我将无暇喘息

 

而在你无量的身价前

 

我汗颜地掂出自己

 

鸿毛般轻

 

 

 

想来

 

那最初的围观阵容

 

莫不是一伙

 

乔装的哄者

 

而彼时我又偏偏患着

 

严重的  假性近视

 

 

 

 

 

 

 

 

 

 

 

 

 

 

 

 

 

 

 

 

 

 

 

 

 

 

 

 

 

梦 醒 时 分

 

 

 

将醒未醒之时

 

始显本性

 

将醉未醉之际

 

方现原形

 

 

 

此刻  便可检验

 

那些最最难忘的旧事

 

镂骨铭心的真情

 

如串台的电视片

 

似飞旋的彩练

 

惊心触目

 

又四季同浑

 

 

 

也总是在此刻

 

人生的悲怆

 

汹汹潮涌

 

凄然萦胸

 

 

 

 

 

 

 

 

 

 

 

 

 

 

 

 

 

 

 

 

 

 

 

 

 

 

 

 

 

 

 

 

 

 

 

 

 

 

 

 

 

 

 

 

 

 

 

如果是你说的

 

 

 

如果是你说的

 

我们不再相见

 

我愿意

 

不再等待  不去寻觅

 

 

 

甚至黯然地禁声

 

不再提起

 

在起伏的人浪

 

和流动的心情里

 

深埋  胸海

 

那片唯一的岛屿

 

 

 

如果是你说的

 

我们不再相见

 

我愿意

 

守着岁月的河岸

 

看你顺流漂去

 

我坚守着

 

那一树盛开的玉兰

 

和  你青春的芳草地

 

 

 

如果是你说的

 

我们不再相见

 

我愿意

 

在秋叶苍黄的倦躯里

 

依然珍藏

 

你不朽的美丽

 

 

 

 

 

 

 

 

 

 

 

 

 

 

 

 

 

 

 

 

 

 

 

 

 

 

 

面   具

 

 

 

实在地

 

已经认不出你来

 

并非着霜的面容

 

 

 

那矜持的微笑

 

分明源自空调的气候

 

考究的造型

 

似依着卷宗的格式

 

 

 

不用说

 

也是街市的流行色

 

染就你清一色的摩登

 

 

 

曾指望

 

还可再拾起

 

几瓣少年的天真

 

能否

 

在放松的舞台幕后

 

在醉语的酒吧暗角

 

你一味深长地摇首

 

我于是恍然苦笑

 

多少年了

 

难道还能自时代的浊流

 

打捞起

 

青春透明的游戏

 

 

 

 

 

 

 

 

 

 

 

 

 

 

 

 

 

 

 

 

 

 

 

 

 

 

 

 

 

 

 

 

 

 

 

 

心  像从良的妓女

 

偶为昔日的耻

 

而悸动

 

有谁可以躲过

 

一个声音威严的盘审

 

是否总能  泰然

 

 

 

遂在转侧的悔痛中

 

磨砺出如金的沉默

 

心扉  悄自地

 

闭锁

 

 

 

 

 

 

 

 

 

 

 

 

 

 

 

 

 

 

 

 

 

 

 

 

 

 

 

 

 

 

 

 

 

 

 

 

 

 

 

 

 

 

 

 

 

 

 

 

 

 

 

 

 

 

 

 

 

 

 

 

 

分手(之二)

 

 

 

这样做是你的权利

 

你使我们的二重奏

 

戛然而止

 

灯光尚未暗却

 

你已断弦退隐

 

 

 

这样做本也无可厚非

 

既然迟早是分手

 

所需要的

 

不正是这种干脆

 

 

 

何必要

 

尝透聚散无定悲戚戚

 

何必要

 

等到蜡炬成灰别生死

 

 

 

用阵痛解脱百厄

 

我正好

 

回复原始的纯净

 

 

 

 

 

 

 

 

 

 

 

 

 

 

 

 

 

 

 

 

 

 

 

 

 

 

 

 

 

 

 

 

 

 

 

 

 

 

 

 

 

 

 

 

 

致负心人

 

 

 

你走吧

 

即使你带走我的心

 

它也会挣扎着

 

慢慢地寻路回来

 

 

 

你走吧

 

连带那把古铜色的吉他

 

如果还留有你的歌

 

我会堵塞过敏的耳膜

 

 

 

你走吧

 

然后我也启程

 

纵然再度漂流

 

只要与你

 

遥隔地角天涯

 

 

 

 

 

 

 

 

 

 

 

 

 

 

 

 

 

 

 

 

 

 

 

 

 

 

 

 

 

 

 

 

 

 

 

 

 

 

 

 

 

 

 

 

 

 

 

 

 

 

 

一句话

 

 

 

踏流霞徘徊的孤鸦

 

枕荷叶转侧的露珠

 

涧深处独舞的浪花

 

夜航上闪掠的灯塔

 

 

 

你对我说的  那一句话

 

 

 

那一句话

 

余音袅袅  不绝天涯

 

 

 

 

 

 

 

 

 

 

 

 

 

 

 

 

 

 

 

 

 

 

 

 

 

 

 

 

 

 

 

 

 

 

 

 

 

 

 

 

 

 

 

 

 

 

 

 

 

 

 

 

 

 

 

 

 

 

 

 

 

 

 

 

 

 

 

 

 

第四辑

 

 

 

都说这是一个错失

 

而一路掂量

 

这错失

 

却自有它动人的永久

 

 

 

 

 

 

 

 

 

 

 

 

 

 

 

 

 

 

 

 

 

 

 

 

 

 

 

 

 

 

 

 

 

 

 

 

 

 

 

 

 

 

 

 

 

 

 

 

 

 

 

 

 

 

 

 

 

 

 

 

 

 

 

 

 

 

 

 

 

女   子

 

 

 

生命从不安份

 

比如

 

嗜好零食的女子

 

那如饥似渴的

 

 

 

 

都说  静若处子

 

都说  女人是土地

 

   男人是犁

 

 

 

其实  在冰封的季节

 

怀春的土地

 

早已蕴积

 

喷薄欲出的  热

 

 

 

 

 

艳   遇

 

 

 

从此不能忘

 

她那白鹭的婀娜

 

柔柳的呢喃

 

 

 

一个是锦园仙子

 

一个是山野樵夫

 

只因

 

她折花的闲情

 

他伐薪的课务

 

逐在春潮晚急的花溪

 

结片刻欢愉的露水

 

 

 

激情似火

 

几乎写真了画中游

 

意识觉醒时

 

天上惊雷正隆隆

 

 

 

她仓惶脱怀

 

匆匆一挥玉臂

 

倏而循入

 

光与花的豪邸

 

他孑然木立

 

一任风雨狂作

 

 

 

直待晚钟催归

 

始幡然省悟——

 

 

 

该归去

 

去砍伐

 

那伐不尽的黄荆

 

 

 

 

 

 

 

 

 

 

 

 

 

 

 

 

 

 

 

 

 

 

 

命   运

 

 

 

不能如野鹤

 

不能似闲云

 

我只是一匹驽马

 

驭驾着日月的双轮

 

躲不开催命的鞭

 

挣不脱负重的轭

 

此生的作为  便只是

 

追逐滚滚凡尘

 

 

 

明知是

 

望不到终点的跋涉

 

是不定期限的苦役

 

但既由天意

 

我又怎敢推诿

 

 

 

故只俯首驱驰

 

做脚下长路样沉默

 

或许来世

 

就能生一双

 

刺破九天的翼

 

或许。。。。。。

 

 

 

 

 

 

 

 

 

 

 

 

 

 

 

 

 

 

 

 

 

 

 

 

 

 

 

 

 

 

 

 

 

 

 

 

 

 

 

友   情

 

 

 

相信吗

 

我还在念你

 

虽然只同过短短几天旅程

 

虽然一挥手  就似永诀

 

 

 

但我忘不了

 

你慷慨敞开的胸襟

 

忘不了  黄昏断壁间

 

相携攀援的剪影

 

 

 

莫说只是一个过路人

 

友谊之树

 

就这般牢牢生根

 

尽管我们生命的曲线

 

只共这唯一的交叉点

 

各自都有不可更改的曲率

 

 

 

有什么关系呢

 

仅此一点  足以让我

 

纪念一生

 

 

 

 

 

 

 

 

 

 

 

 

 

 

 

 

 

 

 

 

 

 

 

 

 

 

 

 

 

 

 

 

 

 

 

 

 

 

 

 

 

 

 

太阳花

 

 

 

无盛名以倾国

 

无高枝以招展

 

 

 

但我坦然

 

因为我并不欲媚于

 

整个世界

 

 

 

等待着

 

等待心中的太阳

 

来点燃激情的火焰

 

我的美丽  才朵朵盛开

 

 

 

那时 

 

我便欢悦地奉献

 

生命全部的异彩

 

 

 

 

 

 

 

 

 

 

 

 

 

 

 

 

 

 

 

 

 

 

 

 

 

 

 

 

 

 

 

 

 

 

 

 

 

 

 

 

 

 

 

 

 

 

 

 

 

 

 

 

 

崇   拜

 

 

 

不求一回签名

 

不挤入献花者的行列

 

我只注视着你

 

远远地

 

以幽潭般的深情

 

 

 

不曾在台下竞声欢呼

 

不愿在身畔殷勤追随

 

我只注视着你

 

默默地

 

任渴慕的甘辛

 

 

 

如果有风

 

梳掠你的发际

 

如果有露

 

润泽你的凝脂

 

那  便是我的关怀

 

轻轻地  不令你留意

 

 

 

是天幕的一颗星

 

于我遥不可及

 

然而我只是静静的注视

 

让你永不知道

 

 

 

一双炽热的眼睛

 

和一颗心的  悲戚

 

 

 

 

 

 

 

 

 

 

 

 

 

 

 

 

 

 

 

 

 

 

 

 

 

 

 

 

 

 

 

日   记

 

 

 

我并非不知道

 

你寄予我

 

那片至纯的深情

 

我佯做不知

 

因为不能回报

 

 

 

不是可以接受的那种

 

又是不能勉强的一类

 

 

 

但我深怀感激

 

并永远记取

 

曾有一颗热烈的心

 

逆着世态炎凉

 

把我  爱溺

 

 

 

 

 

 

 

 

 

 

 

 

 

 

 

 

 

 

 

 

 

 

 

 

 

 

 

 

 

 

 

 

 

 

 

 

 

 

 

 

 

 

 

 

 

 

 

 

 

 

 

 

 

 

 

 

 

 

 

 

一回回迎聚

 

在暖色的灯下

 

一番番相送

 

在灰冷的雾中

 

哀痛或者欢欣

 

都是泪溪纵流

 

 

 

也不知过了多久

 

我便是港  你便是船

 

你是海燕  我是礁山

 

狂风暴雨令我揪心

 

蓝天白云亦使我怀怅

 

在经纬线一般牵魂的梦里

 

我总在追随你的方向

 

 

 

如果注定有那么一日

 

(我深怀这份忧心)

 

我再也不能候到

 

你如期的归影

 

怜爱和恐惧

 

同时将我的心击碎

 

而那时啊那时

 

我仍将镇定地伫立

 

依然  等你

 

等你

 

 

 

等到千年的群礁

 

都化成帆影

 

去四海呼觅   你的浪迹

 

 

 

 

 

 

 

 

 

 

 

 

 

 

 

 

 

 

 

 

 

 

 

 

 

错   失

 

 

 

不妨将错就错

 

既然不能停留

 

也不能回首

 

就淡定地  三缄其口

 

 

 

关键的刹那已经错过

 

咫尽相距

 

似有重叠的心率

 

然而

 

没有碰触

 

也不曾致意

 

像黑夜里的  海上

 

两艘相向行驶的船

 

我们的际遇

 

只是交臂而过

 

 

 

其后  才蓦地

 

有一种感伤

 

有一种失落

 

 

 

是倏然明灭的片断

 

是来不及把握的幻觉

 

 

 

都说这是一个错失

 

而一路掂量

 

这错失

 

却自有它动人的永久

 

 

 

 

 

 

 

 

 

 

 

 

 

 

 

 

 

 

 

 

 

 

 

 

 

 

 

 

 

更夜兼程

 

 

 

顶一头稀微的星

 

握一把残碎的云

 

街灯悠忽   楼影森冷

 

只这一串单调的足音

 

匆匆敲击

 

紧闭的夜扉

 

 

 

三更  正值赶程时分

 

 

 

没有送行人

 

没有作伴友

 

满座无识  各怀行意

 

不由地紧一紧薄衫

 

浸透肌肤的

 

不知是深秋的凉

 

还是初冬的寒

 

 

 

马达突启

 

震得夜更静

 

车灯雪亮

 

刷得夜更漆

 

 

 

在远离亲故的异乡

 

这是早已习惯的飘零

 

为什么  总在此刻

 

仍怅然伤叹

 

仍仓惶四顾

 

 

 

在三更的清风里

 

不知不觉

 

有满眶的珠泪

 

 

 

 

 

 

 

 

 

 

 

 

 

 

 

 

 

 

 

 

 

 

 

 

你是最后一条线索

 

沿着你

 

便触及往事密结的网

 

一提起

 

满是沉甸甸心绪的库存

 

 

 

有的珠蚌般光洁

 

有的贝螺样带泪

 

有的礁块状缄默

 

 

 

假使你

 

你从我手中悄悄滑落

 

而当我惊觉时

 

已不能挽回

 

那么

 

且容我怔忡片刻

 

 

 

继让我阵痛的心

 

和着潮汐渐渐平复

 

连所有的日子

 

都随你沉没

 

沉没到

 

最深最深的海底

 

连余下的泡纹也消失无痕

 

然后

 

 

 

我掉首离去

 

 

 

 

 

 

 

 

 

 

 

 

 

 

 

 

 

 

 

 

 

 

 

 

 

 

 

 

 

于无声处

 

 

 

崇山傲视飞瀑的动感

 

月牙儿隐身浮云

 

 

 

岛屿不动于飓风  海啸

 

海岸线静观浪潮滚滚

 

 

 

汉白玉雕勇士凝固的呐喊

 

大师笔下风景悠远的宁静

 

 

 

贝多芬梦中乐章

 

拿破仑剑上笑意

 

 

 

森林莽苍苍厚重

 

沙漠浩荡荡无垠

 

 

 

夜行人不馁的火把

 

远行者执著的脚印

 

 

 

 

 

 

 

 

 

 

 

 

 

 

 

 

 

 

 

 

 

 

 

 

 

 

 

 

 

 

 

 

 

 

 

 

 

 

 

 

 

 

 

 

 

 

 

 

 

春   讯

 

 

 

又当雁影南来

 

近乎雪盲的双眼

 

终于欣然读到

 

春的号外

 

 

 

昨夜里梦境徘徊

 

忽见梨花遍开

 

万紫千红的深处

 

分明有她 含笑的姿态

 

 

 

雁啊  可是报讯

 

她归来的款款

 

 

 

必是那一声春雷

 

绽放通天异彩

 

必是那一阵和风

 

唤起芳菲满园

 

 

 

是她  终于不负

 

我苦心的等待

 

 

 

 

 

 

 

 

 

 

 

 

 

 

 

 

 

 

 

 

 

 

 

 

 

 

 

 

 

 

 

 

 

 

 

 

 

 

 

 

 

奶   奶

 

 

 

你苍老的双目

 

像两盏将枯的油灯

 

借着这微弱光明

 

我屏息走进

 

那些昏暗的年代

 

 

 

在你青春的那一段

 

灯芯突然爆出异亮的火花

 

我知道

 

你平时就每欲把它擦净

 

而总是力不从心

 

你这再一次的努力

 

却让我意外发现

 

一些惊人的相似

 

——在你失手的昨天

 

和我触握的今日

 

 

 

这是为什么  奶奶

 

我忍不住要大声地问

 

 

 

你把生命的火把递传于我

 

只是要我   将你一生的主题

 

复写一遍?

 

设若你早已明瞭

 

缘何只静静注视

 

我一步步  从迷离中

 

茹辛地走来

 

 

 

猛回头

 

那两豆灯苗

 

已悄自灭熄

 

留我怔怔

 

于如漆的冥冥


陈破空论天下,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