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廣RFI】陳破空談“習核心”的誕生

640_290aeeff037f8184081145f02120c4f5.jpg


法廣《東京專欄 》報導 : 中國共產黨18大6中全會不久前在北京閉幕。作為19大之前中共最大的一次會議,本屆全會受到國外媒體高度關注。這次全會引發輿論關注的一個焦點是習核心的形成。習近平的領導地位似已確立。按照慣例,將於2017年底召開的中共19次代表大會,應將確立中共領導人的繼任人選。但相關議題似乎尚未提上日程。有觀點指,現任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將在2022年之後繼續留任。這樣的情況下,中國未來的走向便引發種種猜測。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觀點。點擊收聽本專*法廣:首先請談談,從傳出的信息看,這次全會給人的總體印象如何?習核心的形成是否意味着習近平的地位已十分牢固?陳破空:這次六中全會最大的看點,大家都知道,就是習核心的出台。這是習近平夢寐以求的,也是苦苦鬥爭四年得來的,姍姍來遲。今年一波三折,年初部分地方大員喊出了“習核心”的說法,但隨後又銷聲匿跡、悄無聲息,反映了對立派系的反撲。到六中全會前,再次有人喊出“習核心”,而六中全會之後,終於確立“習核心”的說法,這意味着、標誌着習近平在權力鬥爭中獲得階段性的勝利。可以說他的地位更上一層樓。但是這次習核心的出台,從六中全會的公報看來,並不是習近平大獲全勝,而是半勝。因為從公報看來,全會經過了激烈的討價還價、字斟句酌、各派據理力爭、互不相讓,也就是說,習近平的對立派系,比如說江澤民的代理人、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等人提出了條件,如果要接受設習近平當核心,就有一定的條件。比如說這裡邊反映了一些語言:堅持集體領導的原則、堅持集體領導和分工、堅持集體領導和分工負責相結合。而且用了幾個“任何”,說“任何組織、任何個人都不得在任何情況下以任何借口違反這項集體領導的原則。這顯然是對習近平的一種制約。而且裡邊還提出,對領導人的宣傳要實事求是,反對吹捧。回想這四年來,只有習近平一人得道了吹捧。所以這些說法都是針對習近平。也就是說,習近平跟對方達成了一定程度的交易。所以習近平核心的誕生,應該說是“威脅、妥協加交易”的綜合產物。“威脅”,就是六中全會前夕,習王陣營亮出中紀委的利劍,通過香港《成報》追打張德江、劉雲山等人,也就是說,如果習核心一定要出台,如果有人反對的話,可能會中中紀委這把利劍。在威脅之下,其他派系不得不有所收斂,但是提出了條件,就是說雙方要達成條件:一方面,習近平可以成核心,但另一方面,其他的分工和權力不變。所以說這是一個在威脅之後、又妥協、又交易的一個產物。這反映了中共內部的權利鬥爭依然激烈,而習近平遇到的抵抗仍然在高層,也就是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和中央政治局常委這麼一個級別。法廣:從目前的局勢判斷,習近平在明年確立繼續留任五年後,是否會在2022年順利讓位?關於揣測他的執政期將超過十年的依據是什麼?陳破空:習近平取得核心地位之後,他剛剛超過胡錦濤的位置。因為胡錦濤執政十年,沒有封核心。他剛剛超過胡錦濤、趕上了江澤民的地位。就是用“習核心”取代了“江核心”。也就是正式有了核心的地位。核心,按照鄧小平的說法,就是能拍板、能說了算。但是習近平現在面對的這一屆中央委員會,就是18大中央委員會,並不是他自己選擇的人馬。裡邊很多是江派、或者是團派,親習近平的人非常少。所以這就是過去幾年習近平成立很多工作小組,來小組治國、代替老牌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的原因。現在取得了核心的封號之後,在未來一年,還有很多的權利鬥爭,涉及到很多議題,比如說他最親密的助手-王岐山能否留任?還有就是他是否設接班人?還有:誰能夠入常、誰能夠入局?就是:誰能夠進入政治局常委、誰能夠進入政治局、等等。這些議題都擺在未來一年,19大之前,各方還會較量,習近平目前來說,他的地位佔了上峰,我們看到六中全會之後馬上有了一個動作,就是撤換了北京市長。北京市長王安順並沒有到退休年齡,但是突然被撤換。而換上了習近平的親信蔡奇。這證明習近平的權利進一步擴大。但是未來一年,我想其它派系不會善罷甘休、不會坐以待斃。一定會產出很多的反撲措施或者對等的討價還價。所以在明年,習近平,相對說來19大的局面,對他來說,比對18大更有利,權利可以更上一層樓。但是他要真正的大權在握、或者一言九鼎、取得一個能拍板說了算的真正的核心地位的話,19大選出的中央委員會,起碼有60%是習的人或者親習的人或者屬於習的人,包括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只有這樣受到習家軍的晉陞宮位,習近平的核心地位才能夠真正算數。所以要維持,還有一番較量和爭鬥。法廣:本屆18大6中全會的焦點議題是與意識形態相關的話題。黨內反腐依然是重點。強調意識形態用意何在、反腐運動又將如何進行下去?陳破空:這次六中全會中制定了兩個政治文件,一個叫做“黨內生活的若干條例”,或者說一些監督的準則等等,這個準則和條例為什麼在1980年的基礎上翻新?六中全會結束之後,他們舉行了一個記者會,當時有一個中宣部的副部長,叫齊峰,他是習近平的親信,是習近平的山西老鄉,他就一語道破、一語驚人,他說之所以製造這些條例或者準則,是因為高級幹部中,個別人有野心、拉幫結夥、結黨營私、謀取權位、搞陰謀活動,他這句話就證明,現在對習近平的妨礙確實不在中、下層,也不在地方大員,地方大員已經換得差不多了,而真正的抵抗、力道不小的抵抗在上層,就在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和中央委員會這個級別。在這個級別上鬥爭仍然沒有結束。習近平雖然在相當程度上控制了軍隊或武警、中紀委等系統,但是在各層權力中樞的三大機構: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習近平仍然乏力。這就是為什麼在目前的情況下要繼續強調反腐的原因。在六中全會前放出中紀委的大片《永遠在路上》,目的是為了震懾高層。意思就是說,現任的這些政治局委員或者政治局,如果對習近平有所不從的話,就可能被中紀委拿下。甚至引用晨報的話說,就是“打破了反腐不上常委”。所以這次六中全會,習核心之所以能夠出台,也是在這種直接威脅之下,其他派系有所收斂,同時也有提條件。目前習近平沒有指定接班人,明年會不會指定接班人,要看習近平自認為把握如何。今年倒是有個跡象,就是一個叫李鴻忠的人冒出了頭,因為李鴻忠原來是湖北省委書記,今年一月帶頭喊出了習核心的是他,後來是天津市委書記,在六中全會前又帶頭喊出習核心,也是他。而只有他,最近受到了中紀委的表彰。這可以說是獨一無二。這種跡象顯示,李鴻忠有可能連升三級,有可能已經被列為潛在的習近平的接班人選之一。早前所說的孫政才是溫家寶推薦給習近平,重慶市委書記,習近平很看好孫政才,但是孫政才不僅是一月份沒有表態習核心,這一次也沒有怎麼表態。所以這樣的情況下,孫政才的仕途也可能打上一個問號。法廣:隨着中共19大的迫近,各路人選似已開始站位。這將形成怎樣的一種局面?一黨執政的局面能否永久繼續下去?陳破空:對習近平來說,現在都在議論他可能超期任職、或者延任,打破十年任期的常規。我想習近平要打破這點很不容易。因為有一些其他七上八下的規則,如政治局常委68歲走人,67歲留任,這些規則可能容易打破,為了王岐山留任。另外說70歲退休,這些規則等等都有可能改變。但是要改變十年任期的規則,在黨內的阻力不小。現在有些外電已經開始說習核心撐起了、已經和毛澤東、鄧小平比肩。我不這樣認為。因為毛澤東是因為推翻一個政權、建立一個政權,他有他的歷史地位;鄧小平是顛覆了毛澤東,讓中國的經濟大翻覆,也有他的歷史地位。如果習近平僅僅是重複毛、重複鄧,或者半鄧半毛、疑毛疑鄧,或者政治上像毛、經濟上像鄧,政治獨裁走毛澤東的路,經濟開放、經濟改革走鄧小平的路,這樣的話,他沒有資本跟毛鄧比肩,也沒有底氣。如果他要真正在歷史地位上跟毛和鄧去比肩的話,除非走出自己的路、走出第三條道路。就是不同於毛、不同於鄧。毛和鄧沒有走過的、沒有開創的路,比如說民主化。如果習近平走民主化之路,在他的大權獨攬、一言九鼎開啟民主政治,像蔣經國那樣,那麼,他就自然會連任起來。就是說通過民選、成為首屆民選總統。這個時候他的權利自然就延期了。但如果他試圖繼續保持一黨專政,通過高度集權、獨裁的方式繼續延任的話,不要說不符合世界潮流、時代潮流,在民間不見得會受到真心的支持,即便在黨內不會受到支持,我想黨內會引起極大的不滿。僅僅通過反腐的手段,不能服人心。因為反腐是選擇性反腐,主要是反對他自己的政敵、反對那些反對他的人。所以習近平要通過一黨專政的路來保持自己的連任,危險很大,有可能前功盡棄,而且可能結局會很慘。但是如果通過民主改革的路,民主政治的路來走出的話,不僅在歷史上有豐功偉績,而且在地位上可以和毛鄧比肩,甚至超越毛鄧,而且延任也是順理成章。所以針對這一點,我想習近平他自己會三思。並不是我們對他抱有幻想,而是給他一個客觀的分析,給他一個善於的奉勸,不至於在大權獨攬之後,走回到毛澤東的道路。因為那條道路已經不合時代、不合時宜。我想即便是毛澤東今天在世,也不見得會走那條道路。流芳/法廣記者採訪報導)

陈破空论天下,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