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漢藏聯誼會,陳破空致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