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鄧小平下令開槍的動機 –從“銘記八酒六四”說起

cc3572a3-a5f8-4787-993c-2c3d6ca234a6.jpg


今年四月,成都“四君子”被中共當局起訴,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事由,僅僅因為,這四名巴蜀子弟,陳兵、符海陸、羅譽富、張雋勇 ,因去年製作“銘記八酒六四”的酒瓶,其中的“酒”字,與“九”同音,意為“銘記八九六四”。成都女詩人馬青在網上轉發了酒瓶圖案,竟也遭拘留一個月。

 

這一酒瓶事件,從傳統上說,屬於隱喻文化;社會學意義,屬於行為藝術;從文明層次,屬於言論自由。其中,沒有任何一條,可以構成關押和起訴的理由。即便中共自己的“法律”條文,都無從依據。更不用說,還扣上那麼大一條罪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一個酒瓶,就能顛覆一個大國政權?只能解讀為,當權者神經太過敏、這個政權太脆弱,中南海的心理虛弱,與它自我打造的威風八面和固若金湯的表面形象,全然不符。任何明眼人,都可以“透過表面看實質”。

 

一切都得從六四屠城說起,因為有了這一樁彌天大罪,共產黨就需要製造無數彌天大謊,去百般遮掩。於是,對任何真相揭露者,都急忙封嘴;對任何歷史觸及者,都橫加迫害。非法監禁“銘記八酒六四”的四君子,只是28年裏從無間斷的迫害之一。為此,這個紅色政權,不斷犯下新的罪行,反人權罪,反民族罪,反人類罪。其實質,就是用新的罪行,去掩蓋舊的罪行。以至於,罪行累累,罄竹難書。

 

1989年,鄧小平調動數十萬解放軍,合圍北京城,最後悍然下達屠殺令,血腥鎮壓了中外歷史上規模最大、最為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鄧小平下令屠城的動機何在?

 

今年二月,國內一家名為“中國報導”的網站,刊登長篇報導,題為《鄧樸方是如何成為“先

富起來的一部分人”的?》,以罕見翔實的資料和大量確鑿的證據,揭露了以鄧小平長子鄧樸方為首的鄧家族腐敗的驚人內幕。

 

1983年,在鄧小平授意下,當局從國庫撥出2600萬人民幣,交由鄧樸方,作為其“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和“中國肢體傷殘康復中心”的活動經費。以此為出發點,經由海內外大舉募捐和大規模倒賣違禁商品,坐在輪椅上的鄧樸方,很快擁有177間官倒機構,雇用13000多軍政人員為其斂財活動效力,財源滾滾而來。

 

除鄧樸方之外,鄧小平的其他子女和女婿,個個斂財有術,聚財有方,紛紛成為商界龍頭老大。次子鄧質方,四方集團總裁;長女鄧林,東方美術交流會會長;次女鄧楠,東創集團老闆;么女鄧榕,深圳華業地產集團主席;女婿吳建常,香港金輝集團主席、東方有色金屬集團主席、銀建國際集團主席;女婿張宏,科學院科技開發局局長;女婿賀平,中國保利集團董事長、總經理,新海康集團副主席、新鴻基工業副主席;鄧小平妹妹鄧先群,總政治部工程部長...…

 

後來,更有“後浪超前浪”的鄧小平外孫女婿吳小暉,安邦集團董事長,中國數一數二的億萬富豪,動輒甩出數十億美元大手筆的海外收購大戶。“讓少數人先富起來。”在鄧小平的號召下,鄧家族的子子孫孫、五親六戚、七姑八婆,帶頭成了“先富起來”、而且富得流油的少數人中之少數人。

 

回頭來看鄧小平六四屠城的動機,就再清楚不過了。權力,既得利益,腐敗,就是鄧小平下令開槍的最原始動機。所謂“制止動亂”、“穩定壓倒一切”、“集中精力搞建設”,都是屠殺的藉口和幌子。

 

六四之後,中國官場腐敗大規模發展,如洪水氾濫、洪水決堤。上至最高領導人、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中至省市大員,下至縣官、村官,無不巧用權力,撈得盆滿缽滿。更把巨額贓款轉移海外,釀造出“國際記者聯盟調查報告”、《巴拿馬檔》等驚天醜聞,轟動國際。

 

腐敗,大規模的腐敗,無可救藥的腐敗,不僅印證了鄧小平六四屠城的動機,而且成為六四屠城的直接後果。

 

最近,有網友傳來別致的“中國簡史”,用最簡單的語言敘述中國歷史,比如,關於秦朝:秦始皇說:我修;孟薑女說:我哭;陳勝說:有種;項羽說:我舉;劉邦說:我斬;於是,秦亡了...…那麼,說到六四簡史,就應該是:鄧小平說:獨裁;學生說:民主。鄧小平說:腐敗;學生說:監督;於是,開槍了.....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7年5月23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pk-05232017105558.html


陈破空论天下,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